凉花不是凉爽的花

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

立海日常play[8]

·这个月立8写梗日常,立9也有可能写这个x如果不好看就不写了x
·我发现立3破50热度啦!!鼓掌!!
·排版想起来再说,你们发现立7重新排版了吗x
·虽然废话很多但真的是乱写的这次x文风极其不对


P1晚上做噩梦都梦见了什么
♪柳生比吕士的场合
  柳生一个人在无人的街道上走着,提着公文包准备去楼下取单车,啊啊今天又加班了怎么这么麻烦天天都做手术到那么晚。
  当然他不可能说出来,他是谁,他是绅士。
 就算气得想打人也绝对不能打人,要微笑,要温柔。
  “买画册吗?”突然听见从角落传出的声音,转头看向声音的方向,看见一个人老爷爷正坐在地上卖着几本老画册。
  哦因为标题本上写的叫“老画册”。
  柳生的眼镜突然反光,把解锁单车的想法先打消,走了几步过去翻了下,然后抬着头盯着眼前可怜巴巴的老人。
  “仁王君,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无聊。”
  “仁王君……?你认识我爷爷?”
  等……等一下,这个发展貌似很不对劲。
  “你爷爷?”柳生有点不太明白,指着地上的画册说,“这是我高中时候的英语笔记本,为什么后面都是草稿……和乱七八糟的画……你爷爷做了什么?”
  “我爷爷……我爷爷为了创作这些画……英年早逝了!”

  柳生惊醒,赶紧戴着眼镜跳下床,到书桌上的书包中拿出英语笔记本翻了几下,还好还好。
  看样子明天不能把这本笔记借给仁王君。
  还有孙子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我沉睡了50年……
  少看美队,柳生得出了结论。

————
♪真田弦一郎的场合
  真田在搜查一课办公室坐着看卷宗,现在有一个惊天大案子要办,作为课长绝对要带领大家走向人生巅峰——加薪。
  不过现在罪犯越来越聪明,犯罪线索越来越少完全就不是人能完成的,很恐怖,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不好好学习和自己一样走上人生巅峰,很迷。

  办公室有个看东野圭吾小说的迷妹每天就“汤川汤川草薙草薙”的叫,叫得他很烦,不就是物理学家和小警察么,切,写得这些警察都很弱一样。
  正准备制止这个迷妹的时候,有人通知他上级找他有事。
  然后他就被上级叫到办公室去谈话了。
  “真田啊……不是我们不信任你,这个案子是真的很难解答啊……你看你和幸村博士这青梅竹马白首不相离的关系,你去请他帮忙解答一下这个案子的疑点可以吗?”上级手撑着下巴心不在焉的对他说。
  你这样子就像幸村就是能解答所有犯罪事实的模样。
  可是我碰到的每个案子都是他破的啊他怎么这么强啊我也不能落后啊改天去问问怎么才能快速找到突破口。

  结果看到幸村的时候他正在做化学实验,笑颜依然如花般的灿烂,只是弄出来的化学试剂就和柳汁差不多的感觉。
  “你来了?我希望你能够铁拳制裁一下这个烧杯。”
  ???
  真田很奇怪但是还是照做了。

  然后他被疼醒了。
  一拳锤到了墙他自己真是有勇气,他这么想着决定去把东野圭吾的神探伽利略系列的书全部在慈善活动上捐出去,并且看了眼幸村这次月考的化学虽然及格但依然是全班倒数的成绩。
  他很放心刚刚梦到的事以后绝对不会发生。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他没法对别人进行铁拳制裁因为他……把自己的手给弄肿了。
  梦中力气真大。

————
♪柳莲二的场合
  “因此每一个实验都需要做很多次和精确测量才能够达到目的。”给学生解释实验的重要性,我就说了学生是一届不如一届,我不能说他们是我教的最差的一届。
  还有下一届,你会觉得这一届多么的荣耀。
  柳长得不错人又温柔,又是留校就职,在大学中很受欢迎,也没有女朋友和她们年纪差不了多少,因此听他课的大部分都是女孩子。
  有一天,柳在检查一个女孩子的期末作业的时候发现了玄机——这个女孩子今年期末作业画出来的方程图像是给他的告白。
  有点可怕,我是不是要给她打零分。

  这个时候门口有点喧闹,柳相当烦躁但还是要温柔的拉开门问门口:“发生什么事了?”
  “柳前辈我听说有个女孩子给你告白了!我来主持公道!”
  哦赤也啊,主持什么公道啊?他挥挥手把挡住切原的人叫开然后把他拉进办公室坐。
  “柳前辈!师生不能谈恋爱!”
  “嗯。”柳边给切原倒茶边回答,“那赤也是怎么知道的呢。”
  “我在门口听见有几个姑娘讨论她们的期末作业!”
  “那姑娘里面就有你一个?”
  然后切原闭嘴了。
  “没有!虽然我也有上前辈的课可是!我画的是有念想的东西!”
  “赤也……你……”打开了切原的作业发现是立海的合照,好复杂啊柳觉得一辈子都不会画的,他怎么突然……
  “前辈!我考了你的系好久好久好久了……终于考上了!”
  后来切原说因为英语考不及格因此一直考不上柳所在的大学,于是复读了好多好多年,这样的年纪打网球别人都不要了,于是他以留级身份带领立海拿了七八个第一。
  作业画了好多好多个晚上,于是游戏没肝成,不过柳给期末成绩打了满分让他很开心。

  柳猛的睁开眼睛,心想下星期就要期中考了,是时候给赤也补课了,要不考不及格大学都读不了这怎么整。
  柳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打开手机看着想给切原买的《弹丸论破v3》,默默点了退货。

————
♪胡狼桑原的场合
  某年某月某日,阳光灿烂的日子,立海八人在丸井家蛋糕店举行了一月一度的切原批判大会。当然切原本人是很气的,他拒绝从初中到成年以后依然被前辈们欺负。
  “哦哦告诉你们!我要结婚了!”丸井在把蛋糕抬到仁王面前时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蛋糕店一瞬间突然吵了起来。
  年轻汉表示要丸井请吃饭一周,以庆祝自己是年轻汉中第一个嫁出去的,真是可喜可贺。
  “谁那么幸运娶到了丸井?”幸村喝了一口咖啡问了一句。
  “你们不是都知道吗?”然后丸井向桑原眨了下眼睛。
  众人不解,突然切原说了句:“啊!胡狼前辈是吗!”
  胡狼感动得哭泣,虽然他本人并不知道这件事,这是不是就叫惊喜来的太突然。
  沉默了几秒钟后,大家明显很没有兴趣或者是很同情的看着胡狼的第888次失恋。
  “好了我打个电话给木手问问他什么时候请客。”仁王拿着手机开始在通讯录里找电话号。
  “这有什么好猜的有情人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柳生静静地推了推眼镜并附和了仁王。
  只有真田静静地思考,盯着咖啡仿佛要把他给看穿。很久很久以后突然冒出一句话:“等一下,你们怎么结婚,不是都是男的吗?”
  “不影响啊,我可以装成女孩子,问问仁王怎么cosplay就好啦!”
  “明明一眼就看得出来。”真田严肃的盯着丸井,正直的他并不希望同伴去触碰法律的底线而道德沦丧。
  “副部长,你怎么这么傻了啦……”还没说完就被仁王捂住嘴巴并告诉他如果再说下去就会被众人殴打。
  只有胡狼一个人在角落哭。

  胡狼醒过来了,每天晚上都做这种梦太痛苦了。
  暗恋是真的痛苦啊我的天啊。
  我的丸丸不可能这么有病。
[完]



这次写得略短……写了汤草中篇觉得肾疼就写短篇吧…
真田办公室那个沉迷汤川草薙的姑娘很有可能是我x
下次写另外四个人,好的今天就到这里,散会x
这次不打cp的tag毕竟没怎么写。打一个木丸反正这个tag基本上也是属于我的x
有问题评论提出x

评论(2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