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花不是凉爽的花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汤草]你可别是傻了吧

·自产自甜

·ooc注意!



P1

汤川学已经去美国多久了呢?草薙俊平从来没去算过。自从汤川飞走后,日益繁忙的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关注汤川的事——倒不如说,没有渠道关注。

与其说他们很久没见,不如换种普通的说法。

草薙俊平多久没有去过帝都大学理工学院物理系第十三实验室喝过速溶咖啡了?

大概是很久。


草薙依然过着正常的生活,只是身边少了一个汤川帮助他解决案件而已。但并不是每个案件都一定会需要汤川,因为绝对没有解决不了的案子,如果有,那就多拼凑一下线索。

这样独立而又努力的工作态度使他在三年前就升职成为了搜查一课的课长,也从警视补变成了警视,不过一些相熟的人还是乱叫,管他是什么身份。

他没有太关注别人的叫法,毕竟称呼这种东西用来恭维就好了,他这么想着。


某天他正无聊的刷着手机新闻,一如既往地端着马克杯喝着咖啡,评点着这些新闻的真实性,又抱怨一下媒体断章取义的报道。总之日子过得还不错——至少他这么认为——案子也不多,每天过得还算清闲。

主要是怪人少了很多啊,大家都会用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了,即使有了案件,突破口也越来越明显——日子真是好过啊。他点点头,认同了自己的意见。

突然手机短信铃声一响,他正端着杯子喝着咖啡,热气朝他的眼睛扑来,他微眯着眼看了一眼弹出来的短信内容,吓得手抖了一下,手机掉到了桌子上,咖啡洒出来还顺便烫到了自己。

周围的人把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停下手头的工作讨论着是什么才能让如此冷静而又沉稳的课长如此震惊。

他抱歉的一笑,把手机关成震动后,心想谁会这么无聊一大早给我发短信。

草薙吓得不轻,这比灵异事件还灵异。

短信内容是:

亲爱的草薙薙,你有没有想我?


我的天,这是我的女朋友?

不是,我应该有女朋友吗?

或者换种说法,我哪里来的女朋友?


于是他看了一眼发件人,可能是什么暗恋他的小刑警发的?毕竟他如此帅气,性格又好,被人暗恋是应该的!

早就听说自己的名声远扬,都说搜查一课那个草薙警视真的是个好人,可惜单身一辈子有点可怜。

谁发的,马上结婚——绝不能辜负别人对我的心意!

然后他静静地把马克杯放回原位,左右环顾了假装正在努力工作的下属们,拿着手机走了出去,准备给对方打电话。

嘻嘻心里还有点小兴奋,是谁那么爱我?

……

发件人:汤川学


P2

汤川学下飞机的时候,拖着行李箱,穿过拥挤的接机人群,听着熟悉的对话,内心毫无波动。

当然他也不想笑。

没人接机,十分正常,毕竟他也没告诉谁他回来了。

机场门口有很多的士,汤川随便挑了一辆坐上去,学校宿舍是肯定没法回去了,这么久没住一定满是灰尘——被收回了也不一定。

那就先找一家旅馆暂住吧,于是凭着记忆找了一家离学校较近的旅馆住下。在日本使用的手机刚开机就收到很多消息,可想而知这几年来汤川欠了多少债没还——当然大部分债都属于手机话费系列。

正准备全部删除的时候看到一条大学同学发来的人性测试——

给你最亲密的人发这样格式的几句话,然后记得回给我对方的回复哦?

格式:亲爱的xxx,有没有想我呀?今天我也很想你,想你想得睡不着觉,怎么办呀?不如现在出来我们见面,我有话要对你说。


他怀疑是群发。

毕竟她们都知道他绝对不会回那么无聊的消息。

有这种时间不如去多探索点科学为人类的发展做贡献,搞这些幺蛾子简直是浪费时间。这些姑娘真的是越来越无聊了,人类感觉一点也没进步啊。

不知道设计这样的实验有什么意义。

所以说女孩子的大脑构造究竟是怎样的?

汤川平静的点了删除,然后把手机放下,开始观察所住的环境。


他坐在25楼的窗边,俯瞰着外面的景色。几分钟后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低头开始看旅店提供的报纸,第一张报纸上,大大的标题写着“东京警视厅搜查一课解决神秘案件”,旁边有一张照片,那面孔倒是挺熟悉。

是告诉他我回来了,还是再等待一次偶遇?

 

事实证明,帝都大学的汤川准教授不知道又发什么疯。

他决定用特别的方法通知草薙。

于是打开信息回收箱,恢复了那条短信,决定开始人性实验。


然后他意外的在几分钟内收到了回复。

汤川??你回来了???

你这消息什么意思???


哦,有意思。

开始对这个实验感兴趣的汤川决定换一种方法继续话题。

他发现为了引起自己的兴趣,这个同学还发了很多种模板给他参考借鉴。


汤川嘴角带着一丝浅浅的笑,可能连他自己也没注意到。

多久没有调侃草薙了?

当然这也算不上调侃,算恶作剧吧?

但对于在国外呆了很久终于回国的物理学家汤川先生来说,这确实很好玩。

主要是草薙这个人比较好玩,嗯,应该是这个原因。


啊……那个,是我

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告诉我你的住址呢?我会给你送上一份大礼

当然大礼是什么会保密!


P3

草薙俊平是被刚从上级办公室回来的内海薰拉回办公桌的。

看完短信的他处于一种崩溃的状态,他双手撑着额头,脸上是一副“我可能是个废人”的表情。


他不是我的汤川。

他到底是谁。


内海薰了解到前因后果以后,冷静地给这个大脑只要出现“汤川”这个名词后就成为一团浆糊的人解释着:“说不定老师是在恶作剧,毕竟在美国应该都是学术研究,会很无趣吧。”

“内海,汤川会不会在美国接受了变性手术。”草薙看着远方出神,坐在他对面的小新人吓得头都不敢抬的写着报告。

内海瞪了他一眼,并不想回答他这个无聊的问题。

怪不得总是被老师调侃,而且毫无还嘴之力。

是有道理的啊!


草薙在和内海交流后,内心还是很崩溃,他双手撑着下巴,苦恼地盯着电脑桌面上和汤川年轻时的合照,开始沉思。

手机振动了一下,草薙斜眼看了一眼,是汤川的回复。他更加相信汤川在美国接受了变性手术,甚至还接受了换脑手术。

虽然内海一直告诉他不可能,可草薙就是不相信。

“课长,有案件!”不远处一个刚放下电话的小刑警往这边叫着。

草薙站了起来,喝了口早已冷掉的咖啡,说声“走了”,就背着内海挥挥手,推门出去了,留下内海一个人在他的办公桌旁边翻着日历。

日历上写满了“第1898天没去过实验室玩”等奇怪的备忘录。

啧啧啧,想用案件冷静自己,老师真的很厉害。

内海内心深深地敬佩着汤川能让她再次看到曾经年少不羁的草薙。


把案件的工作安排下去后,草薙拿起了手机,思索要不要给汤川打个电话,毕竟他的回信好奇怪。

地址……他不知道?还有什么大礼?

汤川从来没有给他用这种语气发过短信!

我怀疑坐飞机回来的时候被暗杀然后汤川……我的天啊!草薙开始被自己丰富的想象力折服了,这大概就是能破案的原因之一?

于是带着疑惑拨了电话过去,响了两声以后,电话被挂断,意思就是汤川压根没接,看到了提示果断挂掉。


汤川你要不要和我出来吃顿饭冷静一下???

你可别是傻了吧??


P4

汤川学居然在发完短信后,把报纸折好放在桌子旁,难得心情很好的看起了电视,电视上正在报道今早发生在新宿的一起杀人案。

“该案件东京警视厅已介入调查。”然后本条消息就结束了,这时汤川正好收到草薙俊平的回复。

草薙呀,还真是一点也没变啊,依然是五年前的那个样子,汤川在脑海里思考着五年前草薙的那个模样,深邃的目光中开始有了一丝光芒。


吃,去哪儿吃。


P5

两个人约好时间和地点后,草薙就放下手机,坐在转椅上开心地转了一圈,一口喝完了冷咖啡,打开电脑把今天的案件报告录入数据库,眼神中是完全压抑不住的喜悦。

“今天前辈心情很好的样子?”牧田问正准备收拾东西出门办案的内田薰。“那当然了。”她把桌子上的小笔记本和笔筒里的黑笔一同装入那个黑色的小皮包,把搭在椅子上的制服外套穿上,把杯中的水一下子喝完,又看了一眼正在哼着小曲打着报告的草薙,“毕竟老师回来了嘛。”

牧田一脸“我明白你的意思”的表情点了点头,和要出去的内海打了个招呼又继续埋头写着文件。看着堆在桌子旁如山一样的文件,他叹了口气,内心挣扎着什么时候才能写完。

然后就听见草薙关掉电脑,把外套穿上,从抽屉里拿出车钥匙放在口袋里一系列动作发出的声音,今天的声音格外大,牧田想。


草薙和汤川约在银座四丁目的一家店里,那家店是在汤川离开两年后开的一家日式料理店。

对于草薙来说不算新店了,只要他和内海办完超过两个月结案的案子都会来这里吃一顿,本着招待刚刚回国的汤川,草薙一方面想着让他适应口味,一方面是真的想用最好的来款待他。

奢侈,真是奢侈。


两人在银座四丁目愉快的回合了,草薙先看到了对面正在等红绿灯的汤川,笑着向对面招手。汤川仿佛也看到了,点了点头,没有太大的回应,只是等着灯的变化。

两人碰面后,汤川扯了扯在车上坐皱的衣服,草薙忍不住吐槽:“这件风衣……你还穿啊?”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这不都是我六年前送你的东西了吗?”

“并不影响,物有所值。”

……你说得好有道理。

然后草薙就和汤川聊起了这五年以来自己都在干些什么。

“名刑警草薙升职记,是件大事。”

“我也没想到啊,那年办了个大案子,办完以后我就升职了。不过想想也很好,以前要做的如山的工作现在倒是少了一半。”

汤川轻笑,让草薙觉得自己爱偷懒的本性是不是被看破了,把头扭到一边,开始转移话题:“那你呢?工作怎么办?”

“在和你出来吃饭之前,我打电话联系了学校,下星期就可以回去上课,以教授的职位,宿舍也可以直接入住以前的那个。”汤川讲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

啊,走到吃饭的地方了。

“哟,汤川教授,恭喜恭喜!然后呢?”草薙推门进去,门边的小姐说着“欢迎光临”便将两人带入店里的一个小角落坐下了,拿着桌上的菜单,草薙看了一眼把它递给了汤川。

“然后?打扫一下入住,还能怎样?”汤川接过了菜单,开始翻了起来。


草薙靠在椅子上,百般无聊的盯着汤川的脸看,想了想又觉得很不礼貌,转头看向玻璃外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抬头仰望五颜六色的灯光——就是这种灯红酒绿的感觉啊。

汤川点好了菜,便把菜单递给草薙,然后挑了挑眉,问他:“你很向往这样的生活?”

草薙看了一眼汤川点的菜,又点了几个他经常来点的招牌菜,向服务生点了点头。然后服务生一笑,把菜单放在桌下的一个小台子里,轻轻地说了句“请稍等”就离开了。

“我啊,大学的时候听他们说昨晚又去哪里喝酒的时候,就特别想拉着你一起去享受那样的生活,可我一看你在实验室忙成那个样子,哪里有时间和我出去浪啊?”

“你还有案子要办,还不是在外面和我浪?”汤川皱着眉头。

“吃个饭而已!”草薙把“还不是因为你”给活生生憋了回去,“我现在也是做咨询师这样的工作,他们有疑惑可以来问我一起解决,毕竟总是要新人亲自去做一下。”

汤川满意的看着草薙。

草薙感觉背后有些发凉。


“那咨询师草薙先生,我就问问你,外面五颜六色的灯光以前都是霓虹灯发出的,那么为什么霓虹灯会有多种颜色?”汤川略带笑意的提问。

“……”草薙终于明白了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从哪里产生了。

那个总是用理科嘲笑我的人现在就坐在我的对面,不经意间就入了他的套。


“这个嘛……是因为……”草薙开始努力回想有没有物理知识能解决这个问题,当然结果是“没有”。

“我觉得是因为电压的问题……比如不同的电压就可以显出不同的光芒。”草薙绞尽脑汁去回想,可惜只得到这个答案,他知道接下来汤川又要讲一堆他压根就不明白是什么的东西了。

汤川一脸“计划通”,开始一本正经的给他解说起来:“是因为灯管里充了惰性气体,一旦在灯两端的电极上接入高电压,管内的少量自由电子就会在高电压的作用下向阳极运动,一边加速一边撞击惰性气体分子,使得管内气体很快被电离,成为等离子体态,同时离子在电场的加速下形成贯穿整个灯管的电流。这些离子不断地发生碰撞和复合等过程,就会发出与特定原子能级跃迁相对应的各种颜色的光。”


草薙表示我头大,然后趴在桌子上向汤川抱怨:“啊——完全就不明白!”

“你破案就需要这个,明白了对你有很大帮助。”汤川看着端上来的定食和几盘菜,拿起旁边的筷子,一句“我开动了”就吃了起来。

草薙拿起筷子,“你怎么知道案子发生了什么?现在媒体已经开放到给你们平民看现场了?”

“平民也不想管这种事。”汤川停下手中的动作盯着他,“内海发了照片给我。”

草薙恍然大悟,把筷子放在碗上。“哦……可是这和解决案件有什么必然联系吗?虽然我们也知道死者是一名吧台小姐。”

“当然有。要是你的下属问到你霓虹灯是什么原理,你马上就可以告诉他们。”

“……”


不是,我的下属知道霓虹灯的原理究竟有什么用。

你可别是傻了吧汤川。

而且现在谁还用霓虹灯。


P7

吃完后,本着“友谊第二,买单第一”的原则,草薙俊平从口袋里摸出钱包结账。

“你回哪?我送你。”走出料理店,草薙对四处张望的汤川学说。

汤川没拒绝,告诉草薙地址后就和他一起去找车了。

草薙拿出车钥匙,将车启动,查询了一路上的交通情况,选择了一条最合适的路线,准备出发。

“你明天一个人打扫屋子会不会很累啊……毕竟你那么久没去住了。”草薙在观察着周围的路况时问汤川。

“会。”汤川老实的回答。

“要我来帮你吗?”好心的询问。

汤川转头看向草薙,“想象了一下你家的状况,我觉得我有必要拒绝你。”

“……”这人说话怎么那么多年了还是这么不好听呢。草薙拒绝转头给汤川摆出自己内心的无奈。

“你办完案子休假的第一件事,我建议你去把你家收拾干净。”

草薙开始怀疑自己找不到女朋友的原因是不是因为家里太乱了。

不过有没有女朋友貌似现在也不重要。


P8

搜查一课很快就结案了,居然在一星期之内就抓到凶手,草薙俊平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是个天才。

上级给他放了假,非常自觉的路过帝都大学,非常自觉的进入了物理系,五年多没来过的他居然还有人记得,他很感动,可是居然听到旁边的学生这样说——

“这是草薙警视,从我还在这里上学开始就天天都来找汤川老师,那段时间并没有什么成绩。结果后来汤川老师出国了,他再也没来过,就升职了,你说神奇不神奇?”

……这位同学,我还没聋,你还可以讲得更大声一点。


推门走进去,看见汤川学在往广口瓶里装气体一类的东西。

“你来了?要喝咖啡自己泡。”汤川头也不抬的说。

“哦。”草薙自觉的去水池边洗了个杯子,把咖啡粉倒在里面,加入热水开始用勺子慢慢搅拌起来,“你在干嘛啊?”

“居然一星期结案,很难得嘛。”汤川先表扬了一下草薙,“在给你做霓虹灯。”

“……”草薙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你和霓虹灯是有什么天大的仇吗?

汤川继续手上的工作,草薙低头喝了一口咖啡,就开始在实验室里逛了起来,摸摸这个摸摸那个,就像个小学生一样。

“好了。”把广口盖好放在一旁,转过身看着在书架前找着东西的草薙,“你休假来我这里有何贵干?”

“你什么时候下班,要不要去我家玩啊?”草薙从书架上拿出一本满是灰尘的“微积分选修”自顾自的翻着,虽然好像不是很看得懂。

“给你打扫卫生?”汤川又不自觉的皱起眉头,可能只是单纯的对草薙看微积分这件事情感到不满。

“汤川,我说你这个习惯真的要不得。”草薙抬头翻了个白眼,“你少和我斗两句嘴不好吗?”

汤川皱着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突然发出爽朗的笑声,“好。”他回答。


P9

仿佛教授做了一个什么实验。

我在这里那么久了从来没见过他笑,就算有,也真的没有这么开心。不对,总之这是不一样的感觉。

还有啊,“你这习惯真要不得”这句话我记得以前教授经常对刑警说的。

唉唉,时过境迁啦。

来自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汤川的学生,后来进入十三实验室继续跟随汤川。


P10

迷。

草薙俊平很迷。

前几天内海薰突然给他打电话,说又有离奇的案件发生了,虽然是归搜查二课管但她觉得很有意思。

“话说回来啊前辈,你休假都在家里干什么啊?”

“……打扫卫生。”草薙用肩膀和脸夹着电话,很难受的回答着,他现在正在把装满了泡面盒的塑料袋扎个结放在门口,一会准备拿出去丢掉。

“不像你会做的事啊……”内海有些迷惑的回答,她现在正坐在楼下的星巴克里,面前是自己的电脑,抬着一杯咖啡追剧,顺便享受阳光。

草薙腾出手来拿电话,另一只手把窗帘拉开,让阳光照进灰暗的屋子里,空气中的灰尘颗粒清晰可见,他缓缓的吐出四个字:“被逼无奈。”

对面的内海一听笑出了声音,用指甲敲打电脑暂停了播放,然后对对方说:“前辈,你是那天惹老师生气了吗?”

草薙把窗子拉开,随意的用水浇了下姐姐好久以前摆在窗台的仙人掌,“没有,都是命。”


内海就总觉得理解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瞬间想起了她给汤川学说“草薙前辈恋爱了”的时候对方的表情,然后又想了想现在草薙就因为打扫而忙得不可开交的模样,怎么想都觉得有故事。

“他有地方住了吗?没有不如让他和你住一起呗,反正从这里到学校和到警视厅的距离差不多吧?对你们两个人上班的距离是公平的。”


汤川听到这个提议的时候戴着眼镜正面无表情的浏览着学生交上来的期末论文。

这件事发生在草薙即将结束休假的的那天,当然草薙不会这么直白的说出来。

“汤川啊。”草薙微笑的坐在他的旁边,趴在他的旁边看他改论文,“你真的有好好打扫你在学校的宿舍吗?”

“有。”汤川一点也不含糊的回答。

草薙开始构想下一句话,怎么才能让汤川心甘情愿的说出愿意和我住在一起给我打扫卫生呢?

后来的事实表明,两个人根本不会打扫卫生——一个忙的要死一个无所畏惧。唯一的好处就是以前草薙只有自己走的一条路,现在还多了一条汤川走的路。

“那你觉得我的卫生打扫得干净不?”

“……你是想让我和你一起住?”

很好,结束,我还没问下一句。

如果汤川是罪犯也不用审了,正常人你是套不出他的话的,这个人早就把你给看穿了。

直接死刑吧,想都不用想。


“啊……你有兴趣吗?”

“有。”

草薙盯着他,难以置信。

“上班路上可以思考问题和观察人类。”

解决了一件大事,草薙感觉今天是欧洲人。


P11

听说汤川学申请不在学校宿舍住了,学校领导推了推眼镜,满腹狐疑的看着他。

怕是汤川在外面找了女朋友要去同居了?


请你们正直一点。

我只是和朋友同住。

汤川并不想多解释,得到批准后道谢就走了。


我应该有女朋友吗?

换句话说,我哪里来的女朋友。


P12

把东西搬到草薙俊平家并不是什么难事,草薙有车,汤川学东西也不多,多半也就是些衣物和书籍。

但是很乱。

光是书就可以整理很久很久。

汤川的书种类很多,涉猎的范围很广,比起草薙几乎全是刑法的书籍来说,看汤川的书架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学什么的。

当他的书现在和草薙的放在一起后,草薙的书架顿时变成了一个有知识的书架。不知道的还以为草薙是一个学刑法的最强理科生,知道的只能说草薙真是自己找罪受——当然,前提是他们都不知道汤川搬到这里来了。

汤川再次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五年以来,貌似这里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唯一的改变大概就是上次来茶几上全是空烟盒,柜子里全是泡面,这次却空空如也。


有时候草薙在抽烟的时候会想到“汤川不让抽啊怎么办”,却被对方说“是不是办公室不准抽啊”什么的,只能苦笑点头。

汤川是办公室准则吗?草薙有的时候一个人在想,却得不到答案。

跑到十三实验室去诉苦的时候,偶然提到这件事。汤川听到草薙这么说的时候,低头写着公式推论,完全就不想理他。

“明明是罪魁祸首……”草薙站在一旁看着纸上密密麻麻的东西,揉了揉太阳穴。

汤川没理他,继续写着自己的东西。

他坚持自己的意见,草薙也不好打扰他,就去看看实验室里其他人在做什么。得到的结果是大家都在盯着电脑打论文,草薙觉得像极了自己明天就要交报告的模样。

“看完了没有。”汤川放下钢笔,把笔盖盖好放在笔筒里,把外套脱下折好搭在手上,“走了。”

草薙“哦”了一声,赶快跟上去。

所以直到现在也没有谈清楚抽烟这件事,给内海薰说后,内海表示老师这是为你好你能不能动点脑子。


我怎么没动脑子了?草薙不想说话。


汤川把东西整理好以后,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已经下午两点了啊。打开草薙家空无一物的冰箱,物理学家早已预料到,平静的关上了冰箱门,从旁边的箱子里拿出了一瓶矿泉水。

——东西搬完了吗?

草薙的消息,来得不早不晚,汤川拿着手机看了一眼,灵巧的手指在屏幕上敲打着,很快回复。

——搬完了。

草薙坐在办公室里,呆呆的看着手机屏幕,有一种莫名的情愫突然产生。

可能在第一次偶遇汤川的时候产生过,也有在每次习惯地去实验室喝咖啡的时候产生过。汤川一个月前给他发的短信,让他觉得这五年他都没有白等。

那么现在,就是所有所有的结果了。


——我请你吃饭,晚上。

——那草薙警视,我需要付给你什么报酬吗?

汤川擦擦头上的汗,喝了一口水后回复。

却收到了草薙意外的秒回。


——你可别是傻了吧。

——你不就是最好的报酬了吗?


END

 最后结尾少女漫画情节

 写得我很开心(。)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