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花不是凉爽的花

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

你可别是傻了吧[中]

·注意事项如上

-你可能就是傻了吧x

·ooc注意


P5
两个人约好时间和地点后,草薙就放下手机,坐在转椅上开心地转了一圈,一口喝完了冷咖啡,打开电脑把今天的案件报告录入数据库,眼神中是完全压抑不住的喜悦。
“今天前辈心情很好的样子?”牧田问正准备收拾东西出门办案的内田薰。“那当然了。”她把桌子上的小笔记本和笔筒里的黑笔一同装入那个黑色的小皮包,把搭在椅子上的制服外套穿上,把杯中的水一下子喝完,又看了一眼正在哼着小曲打着报告的草薙,“毕竟老师回来了嘛。”
牧田一脸“我明白你的意思”的表情点了点头,和要出去的内海打了个招呼又继续埋头写着文件。看着堆在桌子旁如山一样的文件,他叹了口气,内心挣扎着什么时候才能写完。
然后就听见草薙关掉电脑,把外套穿上,从抽屉里拿出车钥匙放在口袋里一系列动作发出的声音,今天的声音格外大,牧田想。

草薙和汤川约在银座四丁目的一家店里,那家店是在汤川离开两年后开的一家日式料理店。
对于草薙来说不算新店了,只要他和内田办完一个超过两个月结案的案子都会来这里吃一顿,本着招待刚刚回国的汤川,草薙一方面想着让他适应口味,一方面是真的想用最好的来款待他。
奢侈,真是奢侈。

两人在银座四丁目愉快的回合了,草薙先看到了对面正在等红绿灯的汤川,笑着伸手向对面招了招。汤川仿佛也看到了,点了点头,等着灯的变化。
两人真正的碰面后,汤川扯了扯在车上坐皱的衣服,草薙忍不住吐槽:“这件风衣……你还穿啊?”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这不都是我六年前送你的东西了吗?”
“并不影响,物有所值。”
行,你有道理。
然后草薙就和汤川聊起了这五年以来两个人都在干什么。
“名刑警草薙升职记,是件大事。”
“我也没想到啊,那年办了个大案子,办完以后我就升职了。不过想想也很好,以前要做的如山的工作现在倒是少了一半。”
汤川轻笑,让草薙觉得自己爱偷懒的本性是不是被看破了,把头扭到一边,开始转移话题:“那你呢?工作怎么办?”
“在和你出来吃饭之前,我打电话联系了学校,下星期就可以回去上课,以教授的职位,宿舍也可以直接入住以前的那个。”汤川讲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
啊,走到吃饭的地方了。
“哟,汤川教授,然后呢?”草薙推门进去,门边的小姐说着“欢迎光临”便将两人带入店里的一个小角落坐下了,拿着桌上的菜单,草薙看了一眼把它递给了汤川。
“然后?打扫一下入住,还能怎样?”汤川接过了菜单,开始翻了起来。

草薙靠在椅子上,百般无聊的盯着汤川的脸看,想了想又觉得很不礼貌,转头看向玻璃外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抬头仰望五颜六色的灯光——就是这种灯红酒绿的感觉啊。
汤川点好了菜,便把菜单递给草薙,然后挑了挑眉,问他:“你很向往这样的生活?”
草薙看了一眼汤川点的菜,又点了几个他经常来点的招牌菜,向服务生点了点头。然后服务生一笑,把菜单放在桌下的一个小台子里,轻轻地说了句“请稍等”就离开了。
“我啊,大学的时候听他们说昨晚又去哪里喝酒的时候就特别想拉着你一起去享受那样的生活,可我一看你在实验室忙成那个样子,哪里有时间和我出去浪啊?”
“你还有案子要办,还不是在外面和我浪?”汤川皱着眉头。
“吃个饭而已!”草薙硬生生的把“还不是因为你”给活生生憋了回去,“我现在也是做咨询师这样的工作,他们有疑惑可以来问我一起解决,毕竟总是要新人亲自去做一下。”
汤川满意的看着草薙。
草薙感觉背后有些发凉。

“那咨询师草薙先生,我就问问你,外面五颜六色的灯光以前都是霓虹灯发出的,那么为什么霓虹灯会有多种颜色?”汤川略带笑意的提问。
“……”草薙终于明白了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从哪里产生了。
那个总是用理科嘲笑我的人现在就坐在我的对面,不经意间就入了他的套。

“这个嘛……是因为……”草薙开始努力回想有没有物理知识能解决这个问题,当然结果是“没有”。
“我觉得是因为电压的问题……比如不同的电压就可以显出不同的光芒。”草薙绞尽脑汁去回想,可惜只得到这个答案,他知道接下来汤川又要讲一堆他压根就不明白是什么的东西了。
汤川一脸“计划通”,开始一本正经的给他解说起来:“是因为灯管里充了惰性气体,一旦在灯两端的电极上接入高电压,管内的少量自由电子就会在高电压的作用下向阳极运动,一边加速一边撞击惰性气体分子,使得管内气体很快被电离,成为等离子体态,同时离子在电场的加速下形成贯穿整个灯管的电流。这些离子不断地发生碰撞和复合等过程,就会发出与特定原子能级跃迁相对应的各种颜色的光。”

草薙表示我头大,然后趴在桌子上向汤川抱怨:“啊——完全就不明白!”
“你破案就需要这个,明白了对你有很大帮助。”汤川看着端上来的定食和几盘菜,拿起旁边的筷子,一句“我开动了”就吃了起来。
草薙拿起筷子,“你怎么知道案子发生了什么?现在媒体已经开放到给你们平民看现场了?”
“平民也不想管这种事。”汤川停下手中的动作盯着他,“内海发了照片给我。”
草薙恍然大悟,把筷子放在碗上。“哦……可是这和解决案件有什么必然联系吗?虽然我们也知道死者是一名吧台小姐。”
“当然有。要是你的下属问到你霓虹灯是什么原理,你马上就可以告诉他们。”
“……”

不是,我的下属知道霓虹灯的原理究竟有什么用。
你可别是傻了吧汤川。
而且现在谁还用霓虹灯。

P7
吃完后,本着“友谊第二,买单第一”的原则,草薙俊平从口袋里摸出钱包结账。
“你回哪?我送你。”走出料理店,草薙对四处张望的汤川学说。
 汤川看了他一眼,没拒绝,告诉草薙地址后就和他一起去找车了。
 草薙拿出车钥匙,将车启动,查询了一路上的交通情况,选择了一条最合适的路线,准备出发。
“你明天一个人打扫屋子会不会很累啊……毕竟你那么久没去住了。”草薙在观察着周围的路况时问汤川。
“会。”汤川老实的回答。
“要我来帮你吗?”好心的询问。
汤川转头看向草薙,“想象了一下你家的状况,我觉得我有必要拒绝你。”
“……”这人说话怎么就这么不好听呢。草薙拒绝转头给汤川摆出自己内心的无奈。
“你办完案子休假的第一件事,我建议你去把你家收拾干净。”
草薙开始怀疑自己找不到女朋友的原因是不是因为家里太乱了。
不过有没有女朋友貌似现在也不重要。

P8
搜查一课很快就结案了,居然在一星期之内就抓到凶手,草薙俊平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是个天才。
上级给他放了假,非常自觉的路过帝都大学,非常自觉的进入了物理系,五年多没来过的他居然还有人记得,他很感动,可是居然听到旁边的学生这样说——
“这是草薙警视,从我还在这里上学开始就天天都来找汤川老师,那段时间并没有什么成绩。结果后来汤川老师出国了,他再也没来过,就升职了,你说神奇不神奇?”
这位同学,我还没聋,你还可以讲得更大声一点。

推门走进去,看见汤川学在往广口瓶里装气体一类的东西。
“你来了?要喝咖啡自己泡。”汤川头也不抬的说。
“哦。”继续自觉的去水池边洗了个杯子,把咖啡粉倒在里面,加入热水开始用勺子慢慢搅拌起来,“你在干嘛啊?”
“居然一星期结案,很难得嘛。”汤川先表扬了一下草薙,“在给你做霓虹灯。”
“……”草薙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你和霓虹灯是有什么天大的仇吗?
汤川继续手上的工作,草薙低头喝了一口咖啡,就开始在实验室里逛了起来,摸摸这个摸摸那个,就像个小学生一样。
“好了。”把广口盖好放在一旁,转过身看着在书架前找着东西的草薙,“你休假来我这里有何贵干?”
“你什么时候下班,要不要去我家玩啊?”草薙从书架上拿出一本满是灰尘的“微积分选修”自顾自的翻着,虽然好像不是很看得懂。
“给你打扫卫生?”汤川又不自觉的皱起眉头,可能只是单纯的对草薙看微积分这件事情感到不满。
“汤川,我说你这个习惯真的要不得。”草薙抬头翻了个白眼,“你少和我斗两句嘴不好吗?”
汤川皱着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突然发出爽朗的笑声,“好。”他回答。

P9
仿佛教授做了一个什么实验。
我在这里那么久了从来没见过他笑,就算有,也真的没有这么开心。不对,总之这是不一样的感觉。
还有啊,“你这习惯真要不得”这句话我记得以前教授经常对刑警说的。
唉唉,时过境迁啦。
来自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汤川的学生,后来进入十三实验室继续跟随汤川。

TBC.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