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花不是凉爽的花

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

你可别是傻了吧[上]

·自产自甜
·ooc注意!



P1
 汤川学已经去美国多久了呢?草薙俊平从来没去算过。当然问这个问题真的很傻,不如换种问法。
 草薙俊平多久没有去过帝都大学理工学院物理系第十三实验室喝过速溶咖啡了。
 大概是很久。

 草薙每天依然过着正常的生活,只是身边少了一个汤川帮助他解决案件而已。但也不是每个案件都一定会需要汤川,因为绝对没有解决不了的案子,如果有,那就多拼凑一下线索。
 这样独立而又努力的工作态度使他在三年前就升职成为了搜查一课的课长,也从警视补变成了警视,不过一些相熟的人还是好好叫他的名字,而不是叫“草薙警视”。
 毕竟称呼这种东西用来恭维就好了,他这么想着。

 某天他正无聊的刷着手机新闻,一如既往地端着马克杯喝着咖啡,评点着这些新闻的真实性,又抱怨一下媒体断章取义的报道,总之日子过得还不错——至少他这么认为——案子也不多,每天过得还算清闲。
 主要是怪人少了很多啊,大家都会用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了。他点点头,自己认同了自己的意见。
 突然手机短信铃声一响,他抬头看了一眼弹出来的短信内容,吓得手机都掉到了桌子上,咖啡洒出来还顺便烫到了自己。
 周围的人把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停下手头的工作讨论着是什么才能让如此冷静而又沉稳的课长如此震惊。
 他抱歉的一笑,把手机关成震动后,心想谁会这么无聊一大早给我发短信。
 草薙吓得不轻,这比灵异事件还灵异。
 短信内容是:
 亲爱的草薙薙,你有没有想我?

 我的天,这是我的女朋友?
 不是,我应该有女朋友吗?
 或者换种说法,我哪里来的女朋友?

 于是他看了一眼发件人,可能是什么暗恋他的小刑警发的?毕竟他如此帅气,性格又好,被人暗恋是应该的!
 早就听说自己的名声远扬,都说搜查一课那个草薙警视真的是个好人,可惜单身一辈子有点可怜。
 谁发的,马上结婚——绝不能辜负别人对我的心意!
 然后他静静地把马克杯放回原位,左右环顾了假装正在努力工作的下属们,拿着手机走了出去。
 嘻嘻心里还有点小兴奋,是谁那么爱我?
 ……
 发件人:汤川学

P2
 汤川学下飞机的时候,拖着行李箱,看着周围来往的人群,听着熟悉的对话,内心毫无波动。
 当然他也不想笑。
 没人接机,十分正常,毕竟他也没告诉谁他回来了。
 机场门口有很多的士,汤川随便挑了一辆坐上去,学校宿舍是肯定没法回去了,这么久没住一定满是灰尘——说不定被收回了也不一定。
 那就先找一家旅馆暂住吧,于是凭着记忆找了一家离学校较近的旅馆住下。手机刚开机就收到很多消息,可想而知这几年来汤川欠了多少债没还——当然大部分债都属于手机话费系列。
 正准备全部删除的时候看到一条大学同学发来的人性测试——
 给你最亲密的人发这样格式的几句话,然后记得回给我对方的回复哦?
 格式:亲爱的xxx,有没有想我呀?今天我也很想你,想你想得睡不着觉,怎么办呀?不如现在出来我们见面,我有话要对你说。

 他怀疑是群发。
 毕竟她们都知道他绝对不会回那么无聊的消息。
 有这种时间不如去多探索点科学为人类的发展做贡献,这些姑娘真的是越来越无聊了,人类感觉一点也没进步啊。
 不知道设计这样的实验有什么意义。
 所以说女孩子的大脑构造究竟是怎样的?
 汤川平静的点了删除,然后把手机放下,开始观察所住的环境。

 后来,他坐在25楼的窗边,俯瞰着外面的景色。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低头看着旅店提供的报纸,第一张报纸上,大大的标题写着“东京警视厅搜查一课解决神秘案件”,旁边有一张照片,那面孔倒是挺熟悉。
 是告诉他我回来了,还是再等待一次偶遇?
 
 事实证明,帝都大学的汤川准教授不知道又发什么疯。
 他决定用特别的方法通知草薙。
 于是打开手机决定开始人性实验。

 然后他意外的在几分钟内收到了回复。
 汤川??你回来了???
 你这消息什么意思???

 哦,有意思。
 开始对这个实验感兴趣的汤川决定换一种方法继续话题。
 他发现为了引起自己的兴趣,这个同学还发了很多种模板给他参考借鉴。

 汤川嘴角带着一丝浅浅的笑,可能连他自己也没注意到。
 多久没有调侃草薙了?
 当然这也算不上调侃,算恶作剧吧?
 但对于在国外呆了很久终于回国的物理学家汤川先生来说,这确实很好玩。
 主要是草薙这个人比较好玩,嗯,应该是这个原因。

 啊……那个,是我
 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告诉我你的住址呢?我会给你送上一份大礼
 当然大礼是什么会保密!

P3
 草薙俊平是被刚从上级办公室回来的内海薰拉回办公桌的。
 看完短信的他处于一种崩溃的状态,他靠着墙,脸上是一副“我可能是个废人”的表情。

 他不是我的汤川。
 他到底是谁。

 内海薰了解到前因后果以后,冷静地给这个大脑只要出现“汤川”这个名词后就成为一团浆糊的人解释着:“说不定老师是在恶作剧,毕竟在美国应该都是学术研究,会很无趣吧。”
 “内海,汤川会不会在美国接受了变性手术。”草薙看着远方出神,坐在他对面的小新人吓得头都不敢抬的写着报告。
 内海瞪了他一眼,并不想回答他这个无聊的问题。
 怪不得总是被老师调侃,而且毫无还嘴之力。
 是有道理的啊!

 草薙在和内海交流后,内心还是很崩溃,他双手撑着额头,苦恼的盯着压在桌子上的玻璃板下和汤川年轻时的合照,开始沉思。
 手机振动了一下,草薙斜眼看了一眼,是汤川的回复。他更加相信汤川在美国接受了变性手术,甚至还接受了换脑手术。
 虽然内海一直告诉他不可能,可草薙就是不相信。
 “课长,有案件!”不远处一个刚放下电话的小刑警往这边叫着。
 草薙站了起来,喝了口早已冷掉的咖啡,说声“走了”,就背着内海挥挥手,推门出去了,留下内海一个人在他的办公桌旁边翻着日历。
 日历上写满了“第1898天没去过实验室玩”等奇怪的备忘录。
 啧啧啧,想用案件冷静自己,老师真的很厉害。
 内海内心深深地敬佩着汤川能让她再次看到曾经年少不羁的草薙。

 把案件的工作安排下去后,草薙拿起了手机,思索要不要给汤川打个电话,毕竟他的回信好奇怪。
 地址……他不知道?还有什么大礼?
 汤川从来没有给他用这种语气发过短信!
 我怀疑坐飞机回来的时候被暗杀然后汤川……我的天啊!草薙开始被自己丰富的想象力折服了,这大概就是能破案的原因之一?
 于是带着疑惑拨了电话过去,响了两声以后,电话被挂断,意思就是汤川压根没接,看到了提示果断挂掉。

 汤川你要不要和我出来吃顿饭冷静一下???
 你可别是傻了吧??

P4
 汤川学居然在发完短信后,把报纸折好放在桌子旁,难得心情很好的看起了电视,电视上正在报道今早发生在新宿的一起杀人案。
 “该案件东京警视厅已介入调查。”然后本条消息就结束了,这时汤川正好收到草薙俊平的回复。
 草薙呀,还真是一点也没变啊,依然是五年前的那个样子,汤川在脑海里思考着五年前草薙的那个模样,深邃的目光中开始有了一丝光芒。

 吃,去哪儿吃。

TBC.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