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花不是凉爽的花

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

立海日常play[6]

·演唱会梗有,爱你们的4413
·关于下次更新绝对是论坛了,真的
·切原生日梗有,下个月估计是仁王生日梗
·点文的小伙伴可以来看,因为不是很写得出来真幸(。

  九月份到了,这是一个有人欢喜有人愁的月份。
  比如说,网球部里最愁的是我们伟大的黑脸副部长真田同学,作业写不完还让大家都知道自己是一个要军师给他写作业的堕落的黑脸,一切变得十分尴尬。
  而最开心的不是仁王,不是丸井,而是切原海带。
  开学就意味着自己就要过生日啦!不管前辈们平时怎么捉弄我在这个时候一定会记得送我礼物的!去年丸井前辈送了我一个大蛋糕,仁王前辈送了我一个新的游戏机,真田副部长送了我……
  送了我……
  送了我一套英语卷。

  好吧总之我不管,我就是喜欢过生日的感觉。开学考英语?不及格?不怕!要加大训练量面对即将而来的关东大赛?不怕!
  总之生日很愉快就是了。愉悦脸。
  于是海带扳着手指,一天一天的数着,什么时候才到我生日啊……好最后,海带同学生日前天晚上就没睡着,想着礼物这件事。
  然后第二天英语课不负众望的睡得更死。

  “切原,你们网球部的学长找你。”门边传来班上可爱的小姑娘的声音,然而叫醒切原的不是她,而是“网球部的学长”六个字。
  看见红毛和一个卤蛋站在门口,两个人手中拿着盒子,红毛吃着泡泡糖向他挥挥手,而卤蛋只是淳朴的一笑。
  “笨蛋赤也~”丸井弹了一下切原的额头,“这次我总该是第一个了吧?雅治那家伙现在正在座位上呼呼大睡。不多说,生日快乐。”然后把礼物递给切原,摸摸头然后给桑原让出位置。
  “赤也,生日快乐,今年也要努力学习哦,我们也要一起努力拿下二连冠。”揉揉黑色的乱糟糟的海带头,又笑着拍拍后辈的头,然后挥挥手和丸井上楼了。
  开心的把礼物抱回座位不舍得拆开,突然就不困了,啊,好开心。
  此时正在上楼的两人。
  “文太啊,你送了赤也什么啊?”桑原摸摸后脑勺,有些好奇。
  丸井转头一看桑原,笑出声音,“舞法天女的变身魔法棒,虽然和原著完全没什么关系,还是我弟弟上手工课自己做的。”然后又问对方:“胡狼你呢?”
  “呃……”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今天就过期的二十张学校门口的蛋糕店的免费券……”
  然后就遇到了拿着礼物下楼的柳生仁王二人,仁王一脸“你懂的”的表情看着走上来的两人,然后摇摇头。
  反正你们都不会送什么好东西是吧。

  海带还在兴奋中,以至于整个大课间居然没有睡觉,因为仁王前辈居然送了他那么一大个礼物!从来没有的惊喜!是不是游戏秘籍完整版呢!
  然而真实的故事大概是这样的。
仁王:啊,好重。
柳生:明明只有那么一小个东西,用那么多个盒子装,仁王君你还真是有情趣呢。
仁王:好歹我送了个有我签名的网球,以后我出名了你想要都没有。你送了什么啊柳生?
柳生:无可奉告。不过就是有我签名的一本英语笔记本而已,军师钦点,说必须送这个。
仁王:……
  于是柳生仁与桑丸交流了一下表示我们两组送的东西很环保很经济,绝对不花家里多的钱。
  节约,你还在等什么呢?

  当收到柳送的生日礼物的时候,切原表示我很满意我要和柳前辈一辈子柳前辈我想抱你大腿。
  柳前辈说,赤也,麻烦不要把标点符号吞了。哦对了,生日快乐,礼物你一定会喜欢的。
  据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白毛狐狸爆料,听说是军师画的《立海一家三口——切原赤也最蠢》的小漫画集,关于这本漫画集说了什么,接下来我们来慢慢说。

  在一个大森林中,居住着一家人,妈妈是温柔善良的幸村精市,爸爸是严厉认真的真田弦一郎,儿子是调皮捣蛋的切原赤也。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切原喜欢到森林里去抓动物回家,而爸爸则告诉他森林很危险,如果要去的话,必须要在他砍柴的时候和他一起去。
  小切原点点头,不过他发现他已经完全对普通的动物不感兴趣。有天回家,他在吃饭的时候开心的给妈妈说,今天看到了一只白毛狐狸,不管冰天雪地也要抓到他。
  等等这个剧情是不是在哪里听过。
  妈妈则突然冷下脸来,告诉他不能这么做,可以欣赏但是绝对不能抓回家来的。小切原内心不甘,决定去找爸爸说一说。
  没想到爸爸也是一样的套路!还说如果自己再说就铁拳制裁!
  铁拳铁拳!一天就知道铁拳!小切原想离家出走了,他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排挤他。

  小切原长大了,要去上学了,于是爸爸把他抓到的那只狐狸卖给了一个正义的绅士,换来了大笔财富送他去了城里最好的学校。
仁王:……正义?
柳生:我不正义吗?
柳:随便写写,反正敷衍。
仁王:……
  然后爸妈依然在森林里过着幸福的生活,无聊时打打网球,和隔壁村的朋友约着出去玩,每日过得潇洒又快乐。
  完全忘记了还有个儿子在城里读书的故事。
  就这样。
  切原同学在学校里留级到死,因为英语不及格永远无法毕业。
  画册结束了。
切原:??????????前辈,友谊与信任呢
柳:你英语及格了再说吧

  关于礼物,其实还有后续,就是来自爸妈的礼物。
  幸村自然不可能亲自送礼物下来,于是找了一个跑腿,没错就是甜甜,我们全立海最甜的黑脸副部长。
  “啊!副部长!谢谢你!”听说不是下来铁拳制裁,切原放心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开心的收下了礼物。
  “不用,好好准备月考。”然后就微笑着点点头上楼了。
  甜甜,不愧立海最甜。

  后来聚会的时候,又提起了这件事。那个时候的切原被真幸逼着找女朋友,内心很苦恼,尤其是被那么多娘家人盯着,内心更加苦恼,只得说自己的感想来改变内心的惆怅。
  “副部长送了我一卷胶带,那是所有礼物里最实用的!部长……送的是他的微笑的照片,后面写着‘你过生日的时候看一眼就会想起我哦’。”
  “我的笔记不实用吗?”柳生推推眼镜,看着手上的笔记本。
  “什么笔记?柳生前辈明明送我的是仁王前辈的涂鸦集,什么意思?是想秀恩爱吗?”
  众人将视线投向正在吃蛋糕的仁王,仁王抬起头来,用舌头一舔勺子,看了切原一眼。“我现在可是画家,那个涂鸦很有名的,你卖了可值钱了,不要就还我。”
  然而仁王的涂鸦集上全是数学草稿和班主任上课的各种表情包。

  切原回家后打开礼物的时候整个人都震惊了,尤其是看到桑原的礼物时。
  前辈,你不是立海的良心吗,你为什么,送我已经过期了的蛋糕券?
  仁王前辈,你给我这么多盒子我能放什么啊?
  柳生前辈……送我这本画册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上面写着仁王前辈的名字呢?
  丸井前辈,我们已经没有友谊了,还有你随便拿你弟弟的东西真的没事吗?虽然不是说做得不好,可是对我真的没用啊……

  关于切原是真幸的儿子这件事,其实在学校里已经疯狂的传开了,原因还是来自于上次八皇家夫妇的那个论坛。
  自从发皇家夫妇的贴子被封了后,诸位八卦者还是不甘心,虽然被封了ip不过也没被封多久,所以刚从小黑屋出来就开始到处逍遥。
  然后又疯狂的开始发帖。
  于是变得更加有意思了。
【嗨呀】我回来了!今天我们来八皇家夫妇们的儿子!
【疑问】请问冰帝的儿子是谁
【高亮】宍户是迹部桑的儿媳妇吗?
【难过】为什么就我们立海的儿子是个脑残
【反驳】净TM扯淡!四天的也是脑残!
【高亮】请各位朋友不要引战,世界和平
【吧务】再引战就删帖了
【疑问】为什么冰帝的儿子是凤君而不是日吉君呢?
【脑洞】夫妇们与儿子间的感人故事

  这次幸村内心毫无波动,所以他一动也不动。
  没错啊,赤也就是我的儿子呀?虽然脑残了点,嗯,但我还是爱他的。
柳:精市,其实赤也也有很多优点的,你不要老是抓住他英语不好这点说他,你多鼓励一下他其他的优点。
真田:对啊,赤也在你心里不止是一个英语差的孩子吧,不要老是攻击他。我现在都很少铁拳制裁了,因为他英语不行,但其他也很棒啊。
仁王:唉,虽然在我们年轻汉里比较单纯,也不能说智障吧?部长太过分了一点。
丸井:没错!
柳生:是的,多鼓励帮助他。
桑原:赤也很可爱的啊,单纯怎么能说是智障呢……只是没有心机。
  幸村发现自己随口一句话居然被其他几个人给围攻了,大家都给赤也说话。于是手指抚摸着下巴,仔细思考自己的态度。
  确实有点过分,算了,给赤也写封信道个歉吧。
  然后委托了柳把信放到了切原的桌箱里。
  结果第二天在学校里无精打采的切原突然从桌箱里拿出一封信,署名是幸村精市的时候整个人都吓醒了,飞快的上楼去幸村他们班门口等着他们下课,真诚的准备道歉。
幸村:赤也……?
切原:部长!对不起!虽然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可是你给我写信一定是我做错了什么吧?
幸村:……没事,你也别看了,什么都没发生。

  柳生有点无奈,听说幸村又准备开始画画了,然而仁王说自己上次给副部长代班好累,这次把锅扔给了他。
  我也无法啊!柳生几乎是拒绝的,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在去美术室的路上。遇见了学生会的女同学,连笑都笑不出来了。
  那个女同学到了会议室十分奇怪,为什么柳生同学刚刚明明在美术室,现在就在主席位上坐着了?而且柳同学和真田同学居然在和他讲笑话,柳生同学笑得有点帅啊,谁说的文静绅士,这种小混混的感觉真的有点帅啊。
  所以说,你看到的柳生不一定是柳生。
  以此类推,你看到的仁王不一定是仁王。

  不过幸村并没有追究,虽然他看出来他眼前的仁王不是仁王。
幸村:柳生啊,今天我们来画仁王的微笑吧。来,坐好~
柳生:(推眼镜)部长,得画多久?
幸村:努力配合的话就给你减训练量哦~
柳生:(乖巧)好的,不胜荣幸。
  于是柳生心想,减训练量这锅仁王都不要?!怪不得那段时间仁王很早就回家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后来,柳生终于懂得减训练量是什么意思了。
  “柳生,今天少1000次挥拍和90次来回蛙跳。”哇减了一半真是十分漂亮!“今天和柳,真田对打。”
  等一下……
  我以前貌似只用和柳对打就够了。
  ??????
  后来柳生也很早回家了,原因好像是被甜甜迅速的6-0结束比赛,然后瘫死在了操场上。哦对了,仁王找了个理由也跟着跑了。
  其实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画画坐了几个小时,感觉有点僵硬,然后……
仁王:强行找借口。
柳生:你胡说八道。

  不久之前,一家八口去冰帝参观的时候,听说了冰帝的训练项目。丸井很好奇,就带着切原走上去围观。
  “嗨,文太!”慈郎在球场内隔着铁网和丸井打招呼,“一会一起去吃蛋糕吧。”
  “好啊好啊!”切原听到了表示同意。
  丸井点点头,指指大部队方向就向前走了。
  于是就开始了父母之间的灵魂交流。
迹部:你们来参观,我们冰帝的食堂你们随便吃。
幸村:哈哈,好啊。
真田:你们平时都训练些什么啊?
忍足:这个不好说,我们是根据每个人的特点来设置的。
柳:我们也是比较有针对性,可还是比较注重全面发展问题。
迹部:比如说日吉和岳人每天至少跑50圈,然后日吉要继续进修技术,岳人继续练习灵活度。
柳:(写写画画)说起来仁王的训练菜单得更改一下了。
  然后就听见不远处的操场上传来了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宍户さん——”
  柳吓得自动铅笔的笔芯都断了。
  迹部头也不回的解释道,这是在练习宍户的抗干扰能力和凤的坚强。
  柳表示切原的训练菜单也可以进行修改了,比如每天在操场旁边喊莲姬前辈什么的。
  听说了这件事的切原听说已经跑到教学楼顶威胁真幸要自杀了。

Fin.

评论(5)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