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花不是凉爽的花

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

【日七】如果重头再来,你还会再记起我吗?

·私设多,不要问我为什么一觉醒来就恢复了
·雷点慎重
·每天努力的ooc











  “明天也要一起打游戏哦。”
  “嗯。”
  “那,七海,再见了……”
  “再见,日向同学。”




  神座出流再一次在黑暗中醒过来,满脸是汗。伸手把头发顺到一旁,翻了个身——可是却毫无睡意,把被子扯开,双手一撑坐了起来。
  为什么老是会做这个梦呢?盯着白墙开始发呆。
  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
  忘记了一些不应该忘记的事。




  神座出流从预备科转到七海千秋她们本科高二一班时,是一个依旧平常的春天。雪染千纱微笑着拿着班主任记录本,推开了班级的大门,神座跟在雪染后面,阴沉着脸走进了教室。
  “大家——上课了哦!坐好了!”雪染走到讲台上,把本子放在讲桌上,拍拍手,示意大家安静。背对着聊天的同学才纷纷回过头来,这下子大家注意到长发飘飘穿着黑色制服的神座。
  “哇——!”澪田唯吹跳了起来,发出了一声惊呼,然后跑到了神座面前,“这位新同学是男孩子吗?还是喜欢装成男孩子的女孩子?”
  “无聊。”神座轻声说了一句,然后四周一扫。
  那是?

  雪染眯着眼睛一笑,然后背对大家,在黑板上一笔一划的写着神座的名字,然后把粉笔放下,拍拍手抖掉粉尘后指向神座。“这是我们班的新同学,正好窗户旁还有一个位置就坐在那里吧!可以介绍一下自己哦?比如才能什么的……?”
  完全冷漠态度的回答:“想不起来。”径直走了下去,坐在位置上,右手托腮看着窗外,再也不理睬周围好奇的众人。




  “太过分了!这真是太过分了!神座同学你是男孩子,怎么可以不留一个男孩子的发型呢?”澪田一拍神座的桌子,神座从臂弯中抬起头来盯着她,只见她走到罪木蜜柑旁边,拍拍她后索要了一把剪刀。
  似乎是想亲自动手剪?
  “那个……神座同学,这个是班长,七海千秋,如果你遇到了威胁可以找她。”左右田和一转头看着脸更黑了的神座,指指他旁边正在低头打游戏的七海,好心的提醒道。

  然后澪田已经拿着剪刀过来了。
  神座对左右田点点头,转头看了一眼正沉迷于游戏无法自拔的七海,然后瞪了澪田一眼,继续趴下去睡觉。被眼神威胁后的人静静地把剪刀放了回去——新同学不简单。
  她到底是谁……




  “中午要去花园搞活动哦,大家去食堂带好午餐,然后在花园里集合吧。”快下课时,雪染走进教室向大家宣布了这个消息。
  “好——”意外的听话,估计是因为今天教室里有一股低气压。
  秒针“嗒嗒嗒”的响了几声后,下课铃打响。澪田直接向食堂跑去,甚至还没等老师出去——后果就是忘记带餐盒。二大猫丸叹了口气,拿着她的饭盒出了教室。
  随着教室里的同学们结伴一个个的走出去,神座才从臂弯中慢慢抬起头,扶着额头坐了起来,教室里还剩下正在写东西的狛枝和等着他俩一起出去的七海。

  看见神座醒过来,七海转头抱以友好的一笑,问:“神座同学知道食堂在哪里吗?下午要去花园野餐哦。”说着边把桌上的游戏机收进随身携带的小书包里,神座揉着太阳穴清醒了一下,然后开始整理着课桌上的书,长发遮住了他的脸,看不见表情。
  “不知道。”
  狛枝把笔盖合上,放在文具盒里,推开椅子站起来,“那……狛枝同学。”七海叫住了正准备出去的狛枝凪斗,“你带着神座同学熟悉一下校园吧。”
  “不行啊,不好意思啊七海。”狛枝转头笑着,“我得去找学姐拿药……今天就麻烦你了。”
  七海笑着摇摇头,然后和狛枝挥了挥手,紧接着走到门口,对着拿着饭盒的神座叫了声“走吧”,两人便离开了教室。
  教室到食堂的路不远,可两个人一直不说话,气氛异常的尴尬。楼下高一的78期生正闹得鸡飞狗跳——傲娇少爷又打碎了占卜师的水晶球,热闹的场面正与这边的寂静形成对比。

  七海决心打破沉默,于是随口问了几个问题——班长总是要把新同学融入进来嘛。
  “那个……神座同学以前是读哪个班呢?”
  “记不起来。”
  “那才能呢?”
  “不知道。”
  “诶……你在班上认识什么人吗?”
  “不认识。”
  七海突然停下来,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神座却没停下来,向前走着。
  “你是日向同学吧?”




  神座突然停下了脚步。
  好像……在梦里,也提到了这个人?
  “是日向同学吧?为什么……?”
  得到的却是冰冷的回答,“抱歉,我不认识什么日向。”没有回头,只是盯着前面空无一人狭长的走廊。
  七海抬起头来,又走了起来,等和他并排后抬头看着他一笑。
  “没有关系的。”




  两人打完饭从食堂出来时,大家早已经找好了位置铺好了野餐垫,活动的工具也已经准备好放在了一旁,甚至连去高三拿药的狛枝都已经拿着饭回来了。罪木往右边移了些,指了指旁边的空位,让七海过来坐。七海答应了一声,抬着饭,对神座使了个眼色。待两人坐好后,整个班的圆圈已经围成了。
  澪田依然不怕死地大喊着: “今天的活动名为给神座同学剪头发!”
  “澪田你是不是脑子被门夹了?”
  “九头龙少爷说的对。”

  班里的同学们闹在了一堆——可惜还是闹不过一楼的78期生,但总没有再陷入沉默了。雪染笑笑,走过来坐在神座旁边,拍拍他的肩,“这头发真的应该剪剪哦,就由班长一会带你过去剪。”
  本来在和大家闹的七海听见后转过头来,飞快的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了相册,手指在触摸屏上下滑动,点开了一张照片。
  “剪成这样可以吗?”指着照片里的男孩子。
  “可以。”神座点点头,任由七海带着走开了。




  七海带着神座走向学园里的理发店,把要求大概给发型师说了后,自己就坐在店面门口打游戏等待神座。
  剪完头发后,七海满意的点点头。带着神座回来时大家早已吃完午饭,开始抽鬼牌了。
  “狛枝真的好过分啊!!又赢了!”
  “反正我这种的才能也不会被记住吧?”
  “狛枝不准玩这个游戏!这个buff给0分!!”
  “那怎么行呢……我可是你们的垫脚石啊。”
  “史上最大最恶的幸运抽牌事件。”

  七海拉着神座走过去,拍拍罪木示意她让出两个位置,然后坐下。众人才把视线投往神座,有几个人还做出了惊讶的表情,然后就是纷纷赞扬七海的品味不错给神座选了个这样的发型。
  在澪田的鼓动下,大家都参与进来,重新开始洗牌玩游戏。神座旁边的左右田把身子凑过来,让他情绪高涨一点和大家打成一片。
  七海转头对神座再次微微一笑,把从罪木手上得到的鬼牌递给他,“日向……唔……神座同学,一起来玩吧。”

  事实证明,幸运这个才能真的是很重要。
  最后到了两个幸运决斗的时候。
  只可惜第一个抽的人是狛枝,所以还是赢了。
  众人表示不要玩这个游戏了,我们换一个吧。




  有些事,不是不记得。
  只是时间不对,失去了它应该存在的价值。
  七海私下和神座在一起的时候还是亲切的叫着“日向同学”,神座大概是被她微小的阳光融化了一些冷淡,虽然不直接承认这个名字,但听到时还是会礼貌的打一个招呼。
  或许真的是认错了?
  七海低头思索着走向办公室,找到了雪染。
  推开门,正在写资料的雪染抬起头来看着穿着连帽衫的七海,“老师……你知道神座同学……”

  其实七海得知雪染正在秘密调查学园的秘密也是一个偶然,那天下午七海正忙着跑到花园旁的喷泉处去打游戏,正好在教师办公室门口撞到抱着一堆资料正在打电话的雪染,通过她零散在地上的资料和通话内容猜了个大概。七海急忙蹲下把纸张一片片捡起来整理好,递给雪染,雪染颔首,然后指指办公室让七海进去。
  七海感觉内心有点想哭,老师我不是故意发现你的秘密的,但还是听话地走了进去。
  七海耐心地坐在旁边的位置上,等着雪染把电话打完。然后雪染随便向她解释了一下——总之我的疏忽让你意外知道了,你就是知情者之一了,必须保密。七海点点头,询问着没有什么事后就拿着游戏机下楼了。

  “嗯……没错,神座出流就是之前从预备学科意外退学的日向创,记忆被清除,而他的才能也很奇特——好像谁的才能都有,又好像谁的才能都没有。而他就是学园的那个计划……”
  七海一愣,她知道这个计划的时候其实很反感——但她并没想到会去参加这个计划的试验品却是日向。
  日向同学……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记忆听说是可以回来,但是需要本体强大的意念才有可能。”雪染叹了口气,有些担忧的盯着七海。
  七海点点头,“我会尽力做到的。”然后把门关上,向教室走去。
  要怎么才能回忆起来呢?是不是做以前的事就可以想起来什么呢?




  有些记忆没有必要唤起,它就在内心深处静静地躺着,总有一天会突然跳出。
  七海拉着澪田组织了一场拳皇格斗交流赛,以小组赛的形式来进行决斗,最后胜者和她决斗,赢家可以获得她的一个奖励。
  左右田宛若一个智障一样的问七海可不可以获得索妮娅女神的吻,答案是被花村辉辉给亲了一口。
  分组以抽签决定,小组赛决战下来最后又是狛枝和神座的决战,众人表示心很累,因为狛枝凭着1%的血量干翻了一堆人,而他只是说是自己微不足道的幸运而已。

  最后两个幸运又撞到了一起,一个选了K,另一个选了Ash,两个近战到底谁会赢呢,大家都很激动的现在一旁看着。
  K先跳起,右手带起一阵火流,Ash向后退,蹲下试图抵挡住对方的攻击,发现进攻失败的K使用物理攻击,蹲下用脚踢了Ash的腿,Ash倒下,K还没等站起来的Ash反应过来继续使用火流攻击的一套连招,集气已满的Ash用双腿翻斗带起一阵火流,两股火流一撞双方摔倒。
  最后神座以微弱优势战胜狛枝。这是带有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的能力吗?七海走到游戏手柄前,坐下,两人对视点点头,开始了最后决战。




  “我以为会赢呢,看样子还是七海同学更胜一筹。”神座放下手柄,站起来向七海伸出了手。
  有没有想起来呢?抱着这样的疑问握了手,却没有笑容,“嗯。”




  进入这个班的第三个月,神座出流并没有什么很直接的感受,同学很友好——尤其是班长对他比较关心,而他也比较愿意和七海打交道。
  感觉不像是那种有心机的女孩子。
  有点想知道日向和我的关系。
  所以当七海再一次叫他“日向同学”时,他回头,看着七海跑过来,不等七海开口就问:“七海,你能给我说说日向同学的故事吗?”
  七海没想到他会这样问得很突兀,点点头,两个人走到花园的喷泉旁去坐着。

  没有坐得那么近,中间大概隔了一个人可以坐的距离。不过也就预示着这张长凳是被人所占领了。
  “日向同学……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呢,和你很相像,尤其是五官这方面吧……他在预备学科,可是突然就消失了,明明那天下午还一起说好打游戏的……结果我在学校门口等了他很久,人都走光了也没有见到他……后来又等了好几个星期……”
  “我不知道他去哪里了……所以才会叫你日向同学……因为你们很像。”
  神座点点头,手抚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盯着远方。
  “不过算了。”七海把书包从背后取下,将手伸入其中,拿出了一颗糖,递给神座,“他可能是因为支付不起学费吧?毕竟预备学科的学费很高的,转学了什么的也很正常。神座同学要在班级里和大家愉快相处哦!”
  见七海扯开话题,神座也不多问。极力回想以前做过的梦,就是那个人吗……?
  但为什么最近没有再做这个梦了?
  真是……




  雪染问到七海神座的记忆问题时,七海只是摇摇头。至于为什么要让神座恢复记忆,雪染一方面是想找出学园真正的黑幕,另一方面也是想顺便帮助七海——毕竟是她的孩子们。
  雪染最终还是叹了口气,盯着眼前的电脑屏幕发呆,屏幕上是班里同学们的大合照。
  如果自己被宗方这样放鸽子了,也会很难过吧。
  看见雪染正在发呆,七海站在一旁有点不知所措,但还是安慰着雪染:“老师,你也不要太难过了,都会好起来的。”
  雪染点点头,拿着本子又活力地站了起来,“一起去教室吧!”




  全员进入高二下学期,神座拿着笔进行着考试,教室里只有笔尖在卷子上刷刷书写的声音。因为提前做完了太无聊——区区学霸的能力我也是有的,于是拿着笔开始用手指灵活的转了起来,突然感觉一阵眩晕,然后直直的倒在了桌子上。
  醒过来时,是已经结束了考试的同学们正围在他的周围,焦急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走来走去,雪染握住他的手,有些担忧地看着。
  “诶?大家?还有七海同学……?”
  七海同学?七海转头疑惑地望向他。
  却发现一如既往红瞳的神座变回了褐瞳的日向。




  “七海同学……对不起。”
  很强势,左右田不解地转头看着两人,表示这是什么剧情。然后就见到澪田向日向扑去,“幸亏你做完卷子啦!还有,这是什么发展?”
  整个医务室的人都表示懵逼。
  “那啥……我们要不要出去一下……一会再问吧??”狛枝站在门边拉着门,白色的光射入阴暗的医务室,众人表示有理,于是顺着那束光走了出去,最后的罪木友好的带上了门。
  最后整个屋子里只剩下日向七海和雪染。
  “呃……我是不是该说些什么。”日向异常尴尬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两个人冷漠的点点头。
  于是日向就一五一十的解释了自己当时是怎么被逆藏打了,然后又怎么觉得不甘心最后就接受了计划。最后满怀歉意再次对七海说了声“对不起”,七海摇摇头,两手紧紧抓住裙角,又戴上了帽子,低着头一言不发。
  “我说你啊……”雪染站起来,俯身摸摸他的头,“有什么事给老师说就可以了啊,放女孩子的鸽子可是不好的行为哦?”
  “……?”
  日向终于想起来有什么事他不应该忘记了。
  怪不得七海那么生气。




  学园的黑幕找到了,是78期生江之岛盾子组织的人来进行的人体改造——虽然这并不是日向提供的消息而是逆藏他们发现的。
  总之本科高二一班多了一个来自预备学科的日向创,人帅性格又好。小泉真昼拿着相机每天对着他不停的拍,让日向略微尴尬,然而西园寺日寄子却指出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每张照片里都会有班长呢?
  班长解释自己只是正好路过。

Fin.

评论(7)

热度(37)

  1. 日七/神七主页凉花不是凉爽的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