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花不是凉爽的花

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

~~letter from sanada~~

好久之前的坑了,最近看到觉得甜甜真的太可爱了

果然还是个初中生啊,超单纯超可爱



1。

幸村:难得想去看全国大赛来着,却因为要定期检查而住院啊,真的是无聊。啊,收到了真田给的信啊,读读看吧。



幸村,你还好吗?
最近你那边也有蝉在叫吗?
这边经常有蝉叫声,但是柳在练习的时候说蝉叫声太吵,专注不了,就捉蝉去了。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带着一笼子的蝉回来了,但是那时候训练已经结束了,他这样根本练习不了。
幸村,我作为副部长是不是该一起去捉蝉?



幸村:柳……是那样子的人吗?

————————————




2。

幸村:啊,今天也收到了真田的信,之前柳的那件事不知道他解决了吗?来读读看吧。


幸村,最近还好吗?
现在我们网球部正因为要在网球场做流水素面而开心着,我们大家现在正在做为了让素面从水道流到网球场的板。
虽然我知道在重要的比赛就要来临前,并不应该做这种事情。
但也多亏流水素面,全员都很团结一致,连平时态度轻浮的丸井和切原都在很认真的干活。
这种情况下,我该提醒他们,我们应该打网球吗?



幸村:把整个部交给真田,是正确的决定吗??

——————————




3。

幸村:啊,是真田的信。这次应该写了关于比赛的事了吧?来读读看吧。


幸村,身体还好吗?我很好。
近日我和桑原一起去了新开的游乐园,我们以乘过山车来锻炼精神为目的,但那实在是太可怕了!
在那之后,我想要去坐咖啡杯,但桑原想去鬼屋,我跟他说“我已经受够可怕的了”,桑原居然说“咖啡杯转来转去的让我不舒服,才不要”,我们就打起来了。
幸村,像他那样连坐游乐园的咖啡杯会晕车的人,他有资格成为我们立海的校队吗?



幸村:嗯……真田真的适合当立海的副部长吗??

————————————




4。

幸村:定期检查结束了,可以出院了。哦,又是真田的信。结果在这个暑假期间究竟有没有在练习啊?来看看吧。


幸村,检查的结果怎么样?等着你的好消息。
话说回来,暑假也要结束了啊。
今年的暑假做了很多事情啊,和柳一起捉蝉,在网球场做了流水素面,和桑原一起去游乐园,仁王在祭典的数字抽奖中赢了一台游戏机。之后作弊的事被发现了可麻烦了,没有任何人提起,但柳生换了副眼镜,多了许多的回忆。
但是就在昨天,我发现了非常糟糕的事情。
我的功课一页都没有做!
我打算找柳,让他帮我。
幸村,我有个请求,你能为我写一篇阅读报告吗?
这是我真田弦一郎一生唯一的请求,拜托了!


幸村:啊……我要是再不回归的话,立海就要完了……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