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花不是凉爽的花

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

立海日常play[3]

·雷点依旧
·自己的雷点自己都看不下去的系列
·为什么狐狸会哭唧唧,海带会嘤嘤嘤?这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脑洞大,各种世界观崩塌

  丸井笨太,立海的天才。
  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冰帝的先生说,其实他根本不算是天才。
  毕竟他每天都训练,而自己的老婆是从来不训练的。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U-17讨论群
大石秀一郎:
·啊,大家,我们下个赛季的比赛表出来了
·大家看一看吧[图片]

千岁千里:
什么啊,还真把他们搞成职业选手了

忍足谦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千岁你这是嫉妒

千岁千里:
·呀嘞呀嘞,谦也真是不诚实啊
·明明每天都哭丧个脸说白石怎么还不回来
·明明你比我更难过

忍足谦也:
·……
·白石你什么时候回来上课!!!
·我不能完成我的历史作业了!!
·@白石藏之介

财前光:
·谦也前辈
·出息呢

丸井文太:
·???????
·我怎么又和木手搭档

甲斐裕次郎:
·和永四郎搭档是你的荣幸啊小子
·至少你输了他不会让你吃苦瓜
·这个待遇我们可享受不到

木手永四郎:
我可不敢让天才吃苦瓜

丸井文太:
因为我总有天才的方法拒绝~

柳生比吕士:
‌·赌上绅士柳生比吕士的名义
‌·你贿赂了木手四块泡泡糖
·柳生比吕士撤回了一条消息
·柳生比吕士撤回了一条消息

桃城武:
好奇怪啊,柳生同学为什么总是撤回消息啊?

不二周助:
桃子,你还小,不要再问了(笑)

木手永四郎:
我会被泡泡糖贿赂?

毛利寿三郎:
·啊啊,我知道
·毕竟这种天才的方法是我传授给他的

幸村精市:
·@越知月光
·(笑)

越知月光:
·……
·?

忍足侑士:
·冰帝的惩罚可是一等一的可怕
·天呐我突然明白了什么

宍户亮:
我也

胡狼桑原:
(╥╯^╰╥)

越前龙马:
·可怕
·我突然有点庆幸我退队了,这是为什么
·贵圈真乱

菊丸英二:
·喂喂喂小不点!!你怎么去美国队学坏了啊!!
·为什么啊为什么!你们在说什么!!

忍足谦也:
·yooooooooooooooooooo——
·我懂了!!!!

金色小春:
·恋爱中的人都会懂的~
·对吧裕次~

一氏裕次:
对啊对啊

越前龙马:
·我感觉我已经知道队内的关系了
·还是想说句贵圈真乱
·前辈们,不说自己搞基都不好意思说认识你们

  虽然这段聊天记录和这件事没什么关系,为什么我会摆上来呢。
  我被那位先生用眼神威胁了。
  我走了。

  立海学园祭。
  海带说什么都不愿意再穿女装,哭着说“前辈我们换个节目吧!!我们不演话剧了我们唱歌好吗!”
  甜甜大手一挥,说“好”,儿子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大声的,赞扬的,接受了海带的想法。海带的内心都要飞起来了。
  然后海带主唱。
海带:……
仁王:……
  仁王很苦恼,你这不是在整我吗?我不会唱歌啊!笨太嘲笑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全班第一不会唱歌这就很尴尬了”。
  尴尬个鬼。ヽ(#`Д´)ノ
  比比他们欺负我!!哭唧唧。
‌  ……仁王雅治,你哭唧唧个甚?????
  好好好我们不唱歌!柳生去和真爹交涉。
  于是当天的现场大概是这样的。
  “接下来,有请立海大附属中学高中部依旧很强也要三连霸的网球部,咳这个前缀怎么这么长,为我们带来歌曲——”
  “哦对不起!是话剧——”
  我家的孩子真难养。
海带:说好的唱歌呢????????
海带:为什么我又穿女装?????????
仁王:pupina,作为下任部长,你应该担当起重任
海带:……
海带:我不当这个部长了嘤嘤嘤!!!
柳:去掉你的嘤嘤嘤,赤也
海带:好的前辈,对不起前辈

  海带觉得爸妈偏心,为什么只宠仁王前辈?太过分了!明明自己也不想穿女装嘛!
  那么伪绅士究竟和甜甜和主上说了什么?
柳生:真田,我们来做场交易
甜甜:????????
柳生:(推眼镜)我们演话剧
甜甜:为什么?唱歌你们不是都没有意见的吗?
柳生:……
甜甜:那仁王假唱不就好了?毕竟大家都不是很愿意演话剧的样子
柳生:(推眼镜自信一笑)上群问一下不就好了
甜甜:(打开手机)
真田弦二郎:
·我们改演话剧了,有什么意见吗?
·等等!这个备注!太松懈了!!

幸村天使:
我倒是都可以

榴莲姬:
·都行
·备注……

丸子笨太:
·我看看备注
·都行都行,话剧最好啦
·我去!仁王!太过分了你!

仁王雅治:
·pupina~
·总之大家都是演话剧是吧?

幸村天使:
·我相信桑原应该没什么问题?@丸子笨太
·赤也呢?

仁王雅治:
·bakaya的建议少数服从多数,不予考虑
·adieu~

  呵呵,仁王前辈柳生前辈,你们串通好的吧!
  妈妈被群昵称买通,桑原被丸井买通,丸井被仁王用蛋糕买通,爸爸没主见听妈妈的,柳前辈的话……
  一定是因为我英语没及格不开心了qwq!!!
  太过分了柳前辈!!
莲姬:(睁开眼睛)知道就好,一点也不过分
  前辈,你眼睛睁开了!你一定是生气了!

  桑原想不通。
  作为立海最后的良心,最老实的部员,最有钱(?)的同学,最巴西的卤蛋(??)。
  为什么笨太最后还是和比嘉中的那个跑了!还有!柳生为什么要告诉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想不通!
柳生的解释:因为仁王和迹部跑了
  桑原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哭。
  仁王和迹部跑了关我什么事!
柳生强行逻辑:因为我们是朋友,共同分担痛苦
  桑原无话可说,于是去冰帝找到了慈郎,说服他让和自己去救笨太,顺便把仁王带回去了。
桑原:(拉着柳生的手)柳生,你快告诉我,我和慈郎一定能把笨太带回来的是吧!
柳生:(推眼镜)并不能
桑原:(惆怅,甚至想给对方一巴掌)为什么啊!和朋友一起分享快乐啊!
柳生:(眼镜片反光)我得说实话
桑原:……
  桑原说他要退部别拦着他。

  U-17以后,立海网球部就真的出名了。
  于是,幸村接受了采访。
幸村:(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大家好
记者:(一脸认真)你是部长兼教练吧?请问你平时是怎么训练部员的呢?
幸村:(周围的花开了也继续笑)啊,这个,我们王者立海的部规很严格的
记者:(愉悦)哦!真的吗!可以说一说吗??
幸村:(指)看到那边那个戴黑帽子的了吗,那其实才是真正的部长,你可以问他哦
柳:(拍拍正在和自己说话的真田)弦一郎,记者过来了
记者:(星星眼)你就是立海大附属高中网球部的部长吗!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真田:……???????????
  甜甜内心崩溃,但还是要装得很甜,不能太黑。
  抬头看见幸村微笑着给他招手,那笑容几乎快要融化甜甜的心。
  甜甜→(进化)→真甜
  幸村啊,你还真的是大事小事都扔给我啊……
  说好的妈妈主内爸爸主外呢……
幸村:咦,可我既不是爸爸也不是妈妈啊
真田:(震惊)那你是什么!
幸村:我是你的爸爸啊
真田:……
  总攻真会玩。众人心想。

  柳有一个青梅竹马,在青学,叫乾贞治。
  乾有天反驳,说我们是“竹马竹马”,不是青梅竹马。但是看过他们俩小时候照片的人都说“哎呀还是青梅竹马啊”。
乾:(推推眼镜)莲二小时候长得像女孩子的几率为100%,但是莲二一定是可爱的男孩子
  柳笑而不语,表示装逼。
  有天海带很迷惑,说:“柳前辈,你长得那么像女孩子,为什么不吃切柳呢,真的好遗憾啊。”
  莲姬也很迷惑。
  是谁教这只海带头这些不正经的东西的。
切原:啊,是仁王前辈啦,他说柳切柳切的,我说柳切是什么啊?他说叫我来问你为什么不吃切柳,什么意思啊柳前辈!你不喜欢吃切开的柳橙吗?
柳:……
切原:柳切又是什么啊?被切开的柳橙?可是和切开的柳橙有什么区别呢?
柳:(扶额)……
  柳下定决心去找柳生谈一谈关于自己家孩子的教育问题。
柳生:(绅士样)柳,这可不能怪我
柳:(睁开眼睛)哦?
柳生:(笑)这是整个部都想问的问题
柳:也包括弦一郎?
真田:哈哈哈(正义的微笑),我也是随口一问,柳,真是太松懈了!
柳:(拿出笔记本)嗯,仁王明天多跑20圈
柳生:(镇定)可是这确实是我们都想问的一个问题
柳:(合上笔记本)嗯,举个例子
柳生:?
柳:所有人都说高二的仁王声音超级man,只可惜是个音痴。学生会的柳生很温柔,喜欢他的声音!只可惜仁王是个受。问题来了,柳生你吃28吗?
柳生:(一脸正气)不吃
柳:那不就完了
柳生:……
 

评论(15)

热度(95)

  1. E__caro丶xo凉花不是凉爽的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