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花不是凉爽的花

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

立海日常play[2]

·居然有2
·应该都是82这篇
·逗比柳生
·我的内心非常的excited,甚至想搞一个大新闻

  柳生比吕士,一个看起来绅士但内心猥琐的人。
  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说,有时他会情不自禁的笑出声,笑声十分惊悚。
  但据另一位网友“本王牌一定是攻”的陈述,他的笑声是有目标的,一定要指定的NPC才能够开启。比如说——

————————————
立海正选群
毛利寿三郎:
喂——有人吗——

柳莲二:
前辈,U17是可以随时随地玩手机的吗

毛利寿三郎:
·可是真的好无聊啊~
·月光出去啦,最近又是休赛期
·而且不是放假了吗!!

幸村精市:
·应该是可以直接打职网,不用继续读书了吧?哪里还有学校放假一说啊(笑)
·啊不过读读书也挺有意思的嘛

柳生比吕士:
·语音 3″
·语音 18″
·柳生比吕士撤回了一条消息
·柳生比吕士撤回了一条消息

切原赤也:
·……
·前辈,你在哪里啊

柳生比吕士:
·柳家
·我家
·柳生比吕士撤回了一条消息
·柳生比吕士撤回了一条消息

丸井文太:
·语音 19″
·欣赏一下绅士的笑声

仁王雅治:
·语音 28″
·语音 25″
·语音 39″
·语音 1′25″

幸村精市:
啊,柳生爽朗的笑声呢

切原赤也:
部长,怎么听都很猥琐

仁王王国的执事:
·这是假的!
·我的手机不是自由的!

仁王王国的国王:
·哦这是柳生吗
·这个昵称有意思

仁王王国的女王:
·啊弦一郎,你有空吗,来我家一趟吧
·仁王(笑)

仁王王国的不知道谁:
·哟仁王,不错嘛
·什么不知道谁!!!

仁王王国的执事:
·咳,总之那不是我的笑声
·别信!!
  总之那个语音的内容究竟是什么概念呢……
  你可以去问一下那只白毛狐狸。
  立海的各位觉得这两人非常烦,想把他们赶走。
  另外,寿三郎很委屈。
  什么叫不知道谁嘛!!小狐狸我在你心中是这样的前辈吗!

  柳生当年并不是网球部的,其实是高尔夫部的。那仁王是怎么把他拐过来的呢?据网友“立海的天才”透露,这是一个需要慢慢道来的故事。
  仁王雅治,某年某月某日因为晚上打游戏睡得太晚,导致第二天睡过头,于是到学校门口刚刚打铃。
  完美的迟到。
  天真的以为今天是真田值班,准备求求情过去,结果遇见一个紫头发戴着眼镜的人,对了通过眼镜看不见他的眼睛,背着高尔夫包。
  哟这个同学长得不错啊做我脑婆吧!狐狸开心极了。
  “同学,你迟到了。”
  “puri~你是风纪委员吗?”
  “哪个班的?”低头拿着笔记本写着,完全不理睬对方。
  “同学你染发。”
  ……你是脑子有问题吗!你的头发颜色也不对劲啊!!!
  “那你也染发了。”推推眼镜,一本正经。
  “对啊。”弓着背拿着包,一脸小混混模样走进学校。
  ……这是哪个班的神经病!柳生的内心几乎崩溃。
  “你是高尔夫部的吧,我感觉你有网球的天赋,来网球部吧。”
  ……同学你是在挖墙角吗!
  然后想了想真田,又脑补了一下网球部可能长什么样。
  妈妈,我想回家。我会不会进入网球部就再也感受不到初中的春天了!我是不是每天都要被一张黑脸盯着就像被催还钱一样!我很正直我是要竞选下一任学生会会长的人!
  “不,我拒绝。”漫长的脑补最后得出的答案。
  “随你。”摇摇手走了。
  推推眼镜,关上本子,打算走进教学楼。
  “等等!!同学你哪个班的!”
  然而仁王已走远。

  下午,学生会开会,柳生发现黑脸男真田的大腿上多了一个狐狸挂件。
  “同学,你哪个班的,究竟想干嘛。”柳生是在防备跟踪狂,毕竟他自认为自己还是很帅的,被人跟踪也没办法,但是……
  是个男的!!!
  我性取向正常!!!
  这人究竟干什么!!!
  又是一个提前立下自己性取向正常flag的人,说着隔壁的白石打了个喷嚏,呵呵大概是花粉过敏吧他想。
  “puri~就是想让你去网球部打球啊。”
  “抱歉,我不会。”
  “副部长可以教你。”
  “我拒绝。”柳生的内心几乎崩溃,想想真田每天在班上的模样,妈妈我还要回家!!
  “那我教你。”
  “拒绝。”
  “比比,真的要拒绝吗……”
  “拒绝,还有同学,我和你熟到你叫‘比比’的程度了吗?”
  柳生心很累。
  如果明天有一新闻叫“立海大附属中学风纪委员因为男子骚扰而自杀”,想必就是我了。
  我还年轻!还有未来!拒绝轻生!!

  “柳生~”
  “比吕士~”
  “比比~”
  “嗯。”柳生表示,请你不要老是用叫魂的方法叫我,更何况这次还加了尾音是怎么回事!!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认识的时候你说你性取向正常吗?”
可恶居然被看穿了,果然狐狸眼睛多尖锐。
  “现在也一直很正常。”
  “pupina~我假扮成女孩子~”
  “仁王雅治,麻烦你说话不要带奇怪的尾音。”
  “好的柳生比吕士同学。”

  为了脑婆,狐狸每天下课就去柳生他们班门口蹲点。甜甜每次都以为狐狸来找他,于是开心的跑出去然后又黑着脸回来。
  “柳生,你就答应我们家狐狸吧。”
  “真田君,你平时可不像会说这样话的人啊。”
  “其实我现在是幸村。”
  “……你们网球部的脑子都有问题?”
  糟糕一不小心说出了内心的想法!妈妈我要死了!
  “puri~也只有副部长脑子有问题。”
  “你信不信我给真田说。”
  这时才发现教室里只有两个人了。
  “随你。”继续小混混模样,弓着背走了。
  脑婆真难追!狐狸心想。

  “同学,你们网球部不训练吗?”柳生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坐在场边的仁王。
  “训练啊,逃了~”
  “不怕真田罚你?”想想那张黑脸,抖抖抖。
  “piyo~已经习惯了。你可以问问立海天才毛利寿三郎,看看他训练吗。”
  可爱的红毛学长打了个喷嚏,哎呀风好大,转个身继续午睡。
  “你的意思是,天才都不训练吗。”
  “嗯,也可以这么说。”
  柳生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最后的最后就是狐狸的真诚(?)打动了伪绅士,扯掉了他的面具,带入了网球部。
  从此,柳生就走上了一条逗比的不归路。
  一些队员表示,真田副部长是一个外表严肃内心鬼畜的人,而柳生同学是一个外表鬼畜内心也鬼畜的人。
  说着仁王就把他们一个个灭了五感。
  “说得没错,但只能我说,pupina~”
  说着仁王就被主上灭了五感。
  “说得也没错,谁允许你随便幻化成我的。”
  对不起妈妈,我错了,放过我。
  不打你你以为妈妈看起来病殃殃的,没本事揍你是吧??
  甜甜表示,什么??家里秩序混乱???别担心!让我来!!
  仁王雅治,卒,死因大概是给自己的老婆出头??
  柳生笑着打死了我,啊,好尴尬。

评论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