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花不是凉爽的花

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

立海日常play[1]

·也许会有2,吧
·欢脱向
·扫雷一下,我,吃木手永四郎×丸井文太,只有笨太我不进行队里消化因为NPOT的木丸真的超级有爱!巴西哥哥莫名消失的存在感.....
·最近真的是好喜欢小狐狸啊,然后各种吃82玻璃渣,虽然觉得没什么不对偶尔也想吃点糖
·这次就用高中来写篇欢脱糖吧
·短篇,好的,不止82当然

  “柳前辈!他们又欺负我!不给我蛋糕吃!过分!”切原指着丸井手上粉嫩的蛋糕,不甘心的向柳告状。
  柳抬头,看着丸井,同时看到了在后面哭泣的桑原拿着自己的钱包哭泣,他突然睁开了眼睛,看破了他的内心。
  ——为什么!这样都得不到!笨太的心!

  “所以我说了,自从赤也来了高中部以后,军师的程序就经常混乱你知道吗?”仁王拉着从学生会刚刚走出来的柳生,就往网球场跑。
  “我知道,但是我给弦一郎请了假,所以我不打算去训练。”一本正经的推眼镜,静静地站在原地不准备走。
  “puri,那你在校门口等我。”银色头发的男孩转头给柳生挥挥手,转身跑走。
  然后柳生就拿着书包,向着校门的方向径直走了出去,头也不回的回家了。
  无非就是假扮我的样子去向弦一郎请假,后续就是——被识破了,训练量翻倍。
  仁王雅治第一次算天算地没有算到自己会栽在这里,果然他智商已经和恋爱中的军师差不多了吗。
  柳打了个喷嚏,可能是感冒了吧,他想。

  切原赤也,网球部高中一年级生,立海大附属中学初中部上一任网球部部长,带领立海大再夺全国第一。
  但是。
  今天的英语及格了吗?没有。
  “赤也......”
  “太松懈了!!!”
  “赤也,你这样可不行啊。”
  今天的切原也想哭,立海三巨头为了让他的英语及格付出了多少心血,而他是那么的不争气。
  主要是自己会挨打。
  “柳前辈!”紧紧抱住柳莲二的大腿,“对不起!”
  柳有点疑惑,“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
  “我英语又没有及格!”
  “嗯,赤也,你有这个觉悟,我很开心。”柳摸摸他的头,“但是。”眼睛突然睁开。
  “如果我这次给你补习后,你再不及格.....”
  “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嘤!小海带被吓哭。

  “你好打扰了,这里是木手永四郎。”
  “笨太找你的——”
  “喂——笨太——”
  “对不起啊木手,笨太出去啦。”
  ......丸井文太,你。
  接着电话,告诉我,你不在,吗。
  你们立海大的,严肃守纪呢?
  我不会打电话给真田的,嗯,不会。
  第二天大家发现今天笨太没有来训练啊,真是好奇怪。只有切原拿着桑原今天买的蛋糕尽情的吃着,口里念着“嗯今天丸井前辈没有来真是太好了。”

  “柳生——”
  “柳生——”
  “喂比吕士!”
  “比比!!!”
  “啧。”
  通过以上五句话我们可以推断出仁王又惹火了柳生。不对,原来柳生会生仁王的气?!
  “柳生比吕士,听我说话!”
  “说。”推推眼镜,抬起头来盯着狐狸的眼睛。
  “我想吃蛋糕。”
  “.......”埋下头继续去写学生会的资料。
  “puri,比比真是无趣。”
  “雅治才是。”
  “pupina。”
  柳生一下子觉得他无话可说,自己的搭档真的好无聊啊。

U-17交流群
切原赤也:
@仁王雅治 仁王前辈——

财前光:
哟,围观

柳莲二:
赤也,不要玩手机,快睡

真田弦一郎:
赤也还没睡?!!太松懈了!看样子你一点也不累!明天多跑几圈吧!

忍足侑士:
哎呀哎呀,这是全家追捕海带头啊

幸村精市:
啊,大家都还没睡啊,正好......

真田弦一郎:
我睡了

柳莲二:
我睡了

丸井文太:
·咦,什么鬼?
·啊我睡了,晚安部长

仁王雅治:
·Bakaya找我干什么?
·仁王已经睡了,我是柳生
·仁王已经要睡了,我也睡了,晚安

迹部景吾:
你们立海的怎么这么不要脸?太不华丽了!

忍足谦也:
·啧迹部,给你看点东西
·[转发以下消息]
宍户亮:
长太郎,明天一起出去玩吧
凤长太郎:
好的,宍户前辈,我们去哪里呢
宍户亮:
去教堂吧,就快考试了,我们一起去祈祷一下
凤长太郎:

忍足侑士:
他们一直都是这样的,你要习惯

迹部景吾:
·你怎么会有他们的聊天记录?
·忍足.......

忍足侑士:
咳咳

切原赤也:
·哎呀!!仁王前辈你怎么睡了啊!!
·我想和你说点事情!
·我sbsuwvwbqiqorv
·咳,赤也已经睡了
  主上出马,谁敢不睡。
  从此,幸村有了个新名字,叫做“幸村总攻”。

  总攻今天到场训练了吗?没有。
  反正总攻不管来不来,都没人敢翘训练,因为总攻家的总受还在,如果不想跑圈的话。
  “前辈!”小海带哭着抱着仁王的大腿,“你明天帮我去补考好不好!!!”
  “puri,不好。我可不想被三巨头罚。”残忍的拒绝了。
  “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再不及格部活就得停了!”一把鼻涕一把泪。
  柳生推推眼镜,“柳没给你复习吗。”
  “我……我我我……复习了!!”
  然后一个带着纸袋面具的人拿着一个绿色的笔记本走了进来,把这只海洋生物拖走了。
  “听说赤也看着莲二的脸就情不自禁的不想学习了,莲二就带了面具——”总攻带着灿烂的笑容走了进来,“开始训练了——”
  “所以我说恋爱中的人都是很傻的。”柳生推推眼镜,总结出了人生哲理。
  “piyo~比比那你也傻透了。”
  “仁王你!!”
  “是雅治——”
  “……”立海大的各位随身配墨镜,讨厌正选都成双成对。

评论(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