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花不是凉爽的花

还没想好说什么。

[纶梦]周纶羽钓鱼

透蓝的天空,太阳光毫无保留地照射曝晒着大地,阳光通过树叶的间隙打出光影。万里无云,天空一片湛蓝,远处海天相接,白帆向天海交界行去。
“这就是绍庭真正的海吗!”
诸葛梦明一行人来绍庭的海边过周末,就像是农民工刚进城一样,看到大海就开始欢呼。他们把背包全部扔在沙滩上后就向更衣室跑去,恨不得马上就能够跳进去。
只有周纶羽跑到树上去坐着,拒绝和他们去水里打闹,他说这叫“出淤泥而不染”。
感情你觉得自己白莲花了不是。

黄巧依换好衣服,拿着游泳圈就和郭淀那一堆人下水去疯闹了。他们到的时间已经接近中午,梦明有点饿,先独自去吃了个中午饭,然后端了一杯果汁,坐在沙滩上凝视着远方的白帆发呆。周纶羽则是坐在树上,把红丝扔进水里,美名其曰“钓鱼”。
“老早我就想问你了。”梦明戴着太阳帽,坐在沙滩上悠闲地吸着一杯西瓜汁,“你到底在钓什么鱼?”
周纶羽推了推从鼻梁上滑下的墨镜,长发顺着海风的方向飘起,他眯着眼睛看着不远处,回答梦明:“周纶羽钓鱼,愿者上钩。”
“……什么啊你。”梦明不太懂,“鱼都没有怎么上钩啊?”
周纶羽懒得回答。没得到答案的梦明抬头看他,某人正面不改色的在树上拉着从早上开始就投向海里的红丝。阳光下沾了水的红丝变得清晰可见,更何况梦明还研究过如何找红丝,看红丝变得更加容易。
咦……那是……

是姐姐吗……姐姐,好久不见了。
我过得很好啊!我现在有C类生资格证了,变得更强了!你放心,我一定会以优异的成绩回来救爸爸的……
什么……爸爸已经死在他们手上了?!!
不可能……你一定是在做梦!

“诸葛梦明。”耳边一个熟悉的声音把梦明从噩梦中叫醒,他全身是汗,下意识地双手一抬放下,打到了一只热乎的臂膀——是个人!这下倒是把他瞌睡全吓醒了,他扭头看,发现身旁的人把帽子盖在脸上,双手倚在脑后睡得正香。梦明正准备把帽子掀开看看这人是谁,自己却被一件不知道从哪儿飞来的衣服击中。他跳起来,椅子的振动明显使身旁正在睡觉的人有些不满,手在空中晃了晃,可能是在说梦话:“别闹,我睡觉。”
这人把我当成谁了?!
我在做梦吗……梦明揉揉太阳穴,他手心也全是汗,不知道是噩梦的冷汗还是因天气炎热出的汗。
“黄粱美梦做完了就快走,别吵高灿飞睡觉。”周纶羽说完转身就走。他清冷的声音凝固了梦明激动的情绪,梦明下意识地觉得周纶羽的脸色有点不好看,难道是海风把他的头发吹乱了?梦明心情更加烦躁了,早上因为看到海的惊喜在下午因为噩梦和周纶羽的表情后被一扫而空。
梦明瞥高灿飞一眼,捡起掉在沙滩上的衣服披在身上,跑上去和周纶羽并肩走着。
两人沉默地顶着烈日在沙滩上走着,周纶羽的冷漠使梦明只得以沉默回应,他偷瞟周纶羽的脸色,却完全没看透这兄弟的表情是要表达个什么意思。不管怎样总得知道个大概吧?于是梦明试探性地询问他:“去吃东西吗?”
“……去洗澡。”
“不是吧你?”梦明有些惊讶,“好不容易来一次,你就要回去了?”
“我眼睛疼,想回去睡觉。这里太吵了,睡不安稳。”算是一次解决了梦明的两个问题,也顺便谴责了他刚刚吵醒高灿飞的行为。
梦明白他一眼,显然听出了他话中有话。但做噩梦这种事情是我能够控制的吗?他又白了他一眼。不过转念一想,周纶羽洗澡时应该就能看到他洗发水是什么牌子的。
周纶羽是个路人皆知的著名精神洁癖,别人不可以随便用他的东西。在洗发水这方面,症状更是严重,已经达到了“我的洗发水除了我以外没人能碰”的地步,因此就算两人感情够铁,梦明还是一次都没见过周纶羽的洗发水,更别提牌子是什么了。

正当梦明想着可以知道周纶羽的绝对秘密时,远方的爆炸声让他不得不停下幻想。他驻足,转头看向海里,何欢和郭淀正在打架。水花溅到陆霄的脸上,陆霄用手抹抹脸,开始帮架。苏恬很快指挥她的米米加入了战斗,场面变得更加混乱。陆霄左右为难,一方面想帮郭淀用水导电,一方面又害怕伤到黄巧依和陶雅音这些不相关的人。梦明原地观战一会儿后,摸摸下巴表达自己想参战的欲望,回过神来发现周纶羽独自又走远了,他撇撇嘴,有些生气地又追了上去。
“你等等我行不行?”梦明跳起来狠狠地拍了一下他的肩。
“嘶……”周纶羽皱着眉头揉揉肩,瞪了梦明一眼,“我不习惯等人。”
“那就要学会习惯,我给你说,人在这个社会生存的最好方法,就是要学会适应,而不要老想着改变别人,有时有原则的适应比改变更简单——尤其是像你这样不愿意交朋友的人。如果你没办法适应,就不能成为佼佼者,而只能成为失败者。没有朋友的力量你是走不了太远的。”
“哟。”周纶羽挑了挑眉,停下了脚步,“朋友交得多的人大道理这么多,怎么没见你作文分比我高过。”
梦明一时语塞,周纶羽这句话完全是赤裸裸的挑衅啊。梦明反手就要给周纶羽一巴掌,手却在半空中被他抓住。梦明用力想挣脱,却被周纶羽握在半空不放。周纶羽还是平时那一副在梦明眼中欠揍的表情对他说:“干嘛?做完梦就开始动手打人了?”
“……”梦明诧异地看着他,这和做梦又扯上什么关系了?
“谁睡觉的表情像寻仇一样?皱着个眉头,怎么揉都揉不开。”
“虽然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梦,烦请早点回到现实。”
“比起虚无缥缈不知真假的梦境,美满充实的现实才更适合你,为更精彩的未来去努力,这不是你诸葛梦明所信仰的么?”
“周纶羽,一起考上全国最好的大学吧!”梦明眼中闪亮亮的。
“……”这下轮到周纶羽无话可说。
这个人的脑回路真是和我永远不在一个频道上。

周纶羽是真的担心梦明,也有点生气。
他拉着红丝测试其在水中的强度,顺便帮何欢维持下平衡——毕竟收了别人两杯冰淇淋。可在树上叫诸葛梦明时却没人搭理他,扭头一看,诸葛梦明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太阳伞下,大中午和高灿飞在沙滩椅上睡得正舒服。炎炎烈日之下,在周纶羽磨炼技巧时,郭淀何欢玩水时,他们两个居然在睡觉?!
你诸葛梦明跑那么大老远来睡觉?!你为什么不换个活法?!
他拉着红丝爬下树,却看见诸葛梦明手里紧紧的攥住盖在身上的衣服,脸上的表情表达着痛苦——是在做噩梦吧?
所以他究竟有什么噩梦可以做啊……周纶羽用食指试图把他皱起的眉头抚平,却发现白费力气——他陷入梦境太深。
试着叫他几声,也没有醒。周纶羽想拿红丝勒死他的心都有了,简单粗暴还能终结噩梦,多好。
直到第八次叫他的名字时,他猛然惊醒,周纶羽松了一口气。说起来他可别误会自己生气是因为他和高灿飞睡了个中午觉,其实他真正担心的是什么问题能让这个乐天派诸葛梦明愁到在梦中也不忘怀。
两个人走在沙滩上时,他不是不想问,只是怕问了以后影响到他的心情。他不问他也不说,事情就这么过去,云淡风轻。可他却万万没猜到这人居然准备过去帮何欢和郭淀干架!是不懂水能灭火还是什么?
是睡了一觉醒来脑子里都被沙塞满了吗?!
他有点无奈,但也不好意思问。说起来关系再好,对方也总得有一点自己的隐私吧。
可打开他的话匣后,他居然就开始和自己讲起了高灿飞是怎么答应他参加这次活动的。你是有病吗?这个就不用告诉我了!
带着对高灿飞的不满,他自然不愿意听这个故事,本来对“诸葛梦明不告诉我他为什么做噩梦”这件事都已经不怎么生气的他突然又心生怒火。
这两个人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的?!
二人认识两年,性格本来不同,观念必定不同,就像没有两片叶子的纹路完全一样。而不同的想法会产生分歧,最终引发争吵。这么久以来,两人争吵最激烈还两败俱伤的一次,是去年全省统考时高灿飞的准考证问题——虽然和高灿飞本人真的没有什么关系——受害者真的很无辜,但周纶羽还是在某种程度上对高灿飞有偏见。现在看他们和谐打闹的样子,他真的想不通这两个人的友谊是如何建立的。
还有和观棠葵苑那堆人……
周纶羽日常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可梦明对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已经完全免疫了。
所以想交朋友也不是那么难吧,好像敞开心扉……就算是我这样的人也可以交到朋友的。所以既然是朋友,就应该互相帮助,嗯,一会去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好了。
等等,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一路上我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他站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高灿飞坐起来,把脸上的帽子扔到沙滩上就撒丫子跑到海里去帮架。
“……你有病啊。”周纶羽把手松开,双手插进裤包里走了。
总感觉既是在对梦明说,又是在评价自己已经逐渐向梦明的频道靠拢的行为。
汹涌的海浪拍击着海边的礁石,拍击的不仅是海岸的礁石,也是周纶羽的心,一阵阵洁白的浪花奔涌而来,留下白色的泡沫后快去退去,带走心中的杂念——他开始释怀了。周纶羽嘴角上扬,心情很好的哼起了小曲儿。
这时梦明从后面跑上来用力向前一推他,说了一声“你又没药”后又蹦又跳的走了。周纶羽却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
某人好像干了坏事心情还很好的样子!

不得不说真是愿者上钩啊。
可究竟是哪一位上钩了呢?

END.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