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花不是凉爽的花

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

文素来自苏竹太太的《竹年》,字是一个朋友写给我的w
像之前整理的林方片段一样,整理了一个喜欢的片段集,文字很触动心灵(……)看一次哭一次(……)


懒得去想这般不管不顾地为人为己增加各种困扰的行为,究竟是遵循了自身怎样简单却不可言明的意愿。
以及在数年光阴里,将之不屑一顾地抛之脑后的心绪和一场曾以为必然获胜的赌。


他突然忆不起自己为何要搬入柳生的公寓。
聚会那日,他打着哈欠说着“太阳好大,应当趁早回去午睡”,于是便伸着懒腰悠闲地走了。
唯有他自己知晓,是如何在午后阳光最强烈的时候,以一种缓慢却近乎落荒而逃的心态步回了学校。
有些细节他不是没注意,不是不记得。
将过往的记忆尘封,以为终有一日可以淡然以对,却为何终究不能。
这般地妄图靠近,哪怕仅是站在几米开外,规矩地扮演着朋友的角色。


仁王每一次都觉得自己走得很干脆。
事实上,他也近乎一直走得如此干脆。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每一次干净利落地远离时,究竟有多艰辛。


 然而,躺在床上,陷入黑暗的那一刻,各式想法却蓦地纷至沓来。
 这不过是一个契机,亦或是连契机都算不上的一次事件,唯一置身事外的是他。
 这样的巧合,无论发生与否或许都于结果无甚关联。


他们都曾对彼此有过深刻的了解,然而这些却不足以构成生活的全部。
 例如,此刻上演着与多年前相似的场景,而隔壁睡着的少女却是其中一人的女友。
 不再是看似亲密的搭档,身份的限制注定相守相伴的会是另外一人,余留下的人便被定格在朋友的位置,不远不近,却终究成为对方遥远路途上的局外人。
仁王觉得这一切真是嘲讽极了。


 有些事,或许心思单纯的人比较容易察觉,但这与结果如何无甚关联。
 并不是伸出手就有回应,甚至在于是否有伸出手的勇气。


 然而,现在的心情算是延续了多久呢——
 恍若浑然不觉的日复一日,究竟过了多久。


 如今,也算一场回忆。
 被些微晕眩侵袭的迷蒙中,辨不明是否主动。
 细碎的片段,贯穿不了连续的剧情。
 ……多像一场闹剧。
 看不清结局,骗不来观众的欢笑与泪水。
 不单纯因为酒的关系,很大程度在于昨日的失眠。


 劫数的起始,有时不过是一瞬间地被吸引。
 只不过,于时光的消磨中,早已辨不明何为缘起。


 他深知有些事就当维持现今的模样。
 却毫不介意面对自己的心情。
 ——何必听身为对方女友的人诉说关乎自己搭档的事。
 那些照片里共历的过往无需他人转诉。
 那些被旁人以熟稔的语气说起的,有关于对他了解的话语,懒得牢记。


 轻缓的起调,悱恻的旋律。
 并非完美的合奏。
 如水的音符在指下流泻而出,伴着提琴悠扬的弦音,却多少带着些心不在焉的意味。
 顶灯闪烁,翩然的身影来往交错,踏着音符彼此惬意地呼应。
 然而,柳生意不在此。
 就如雀跃的指尖亦谈不上技巧,一切平淡得如同机械的流程。


 琴声再次响起时,是一首不知名的舞曲。相同的是轻缓的旋律。
 少女看似如上曲般踏着节拍的步调,却在一次次旋转中不知不觉地加快,然后在柳生似是无意的引导下被拉缓步履,仿若较劲般,延续着打乱与导回正途的舞步相互交错。
 历经过小提琴的弦音渐弱,舞池内唯余咛叮的琴音缓慢的继续。
 在愈加柔和的琴声中,少女一点点后撤的步履悄然地拉开了些许距离。即将脱离对方掌控的瞬间,步伐急转,再突兀不过的回旋。
 几近及腰的长发飞扬,微卷的发尾向近在咫尺的人扫去。
 幻梦般不断闪烁的片段,似是熟悉的场景,交替地闪现。
 分明浅眠,却停不下光影流连的彩色默片。
 应是熟悉的。应是念念不忘的。
 但在清醒时却已回想不起究竟梦见了什么。
 唯一能确定的是,大概又陷入了一场回忆。
 没有头绪的冗长回忆。


 ——需要记得什么,需要回忆起什么。
 这是太过久远的梦境,久远到,这个梦最初出现的时候,他还未曾知晓意味着什么。


 那些未开口的道别与默契维持的淡然,在那呆坐在地的身影面前缓缓瓦解,掀起巨大的波澜。
 在阳光下泛着青翠色泽的绿竹有着刺目的颜色,孤绝尖锐的姿态倒映着再也不能退回的时光。

  
 后来的多次午夜梦回,梦境里清晰地映出那散落的翠竹所抽出的碧色枝节,没有起始也没有终结的梦,却在一次次地提醒着他,这自分别之后,才逐渐认清的孽。


 待到交班时间,仁王将吧台上陈列的酒具归位,然后看着轻絮擦拭吧台,有些出神地想着。
 最初抱着顺其自然的心态放任一切发展,却早已越来越不确定,自己的界限在哪,又希冀看见怎样的结果。
 那人不是全部。
 仁王在心中悄然下着定义。
 他们曾经分离那么多年,他相信岁月的消磨足够给予一切平静的机会,亦曾认为,自己终将会有掌控心绪的能力。
 然而,日益加深的想维护其平静生活的愿望与想不顾一切将所有毁灭的心情交替着掺杂,覆灭了界线的划分,混沌地将一切融在一起。

  
这世间有许多单向的事情。
单方面的在意或释怀。
哪怕遗落了什么也在走出一段路后就不会回身的前行。
就如流淌的光阴。

  
——过往无法追溯,却总有试图实现的愿望。
期盼着这世间存在的,已经出现的,却不确信是否足够幸运拥有的——唯一。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