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花不是凉爽的花

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

[郑徐]天气不错,你也是。

△小可爱@妖妖绫 郑徐点文
△最后有一个七期小剧场x
△越来越高产的后果是写的不知道是什么乱七八糟,以后改,最近改文风所以点文练笔x




 徐景熙在备战室看见屏幕上的那个人宣布退役,内心难免有些不甘。

 第七赛季,他收拾东西从训练营进入队伍,看见一个拿着手机穿着蓝雨队服的人站在训练营门口——应该就是喻队说来接自己的人了吧?
 “压力山大啊,新人应该队长来接啊。”郑轩嘀咕着走进训练营的大门,看见正在搬东西的徐景熙,他用手抹了抹头上的汗,和郑轩打了个招呼:“是郑轩前辈吗?我马上收拾好。”
 “啊不急不急,我坐这里等你吧。”郑轩指指门口的椅子坐下,低头开始刷动态。
 压力山大前辈等了十分钟,等到了拉着一个第六赛季蓝雨限定行李箱出来的徐景熙,身上还挂着三个鼓鼓囊囊的包。郑轩不禁感叹,一个辍学出来打游戏的人,原来有这么多东西的吗?该不会里面都是书吧……人家边打游戏还边学习,真是压力山大啊……
 压力山大……
 感觉到郑轩正盯着自己身上的包,徐景熙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笑着说:“这都是训练营里的朋友送的……说我要去正式队伍了留点纪念。对了,还有个郑轩前辈的粉丝送了我一个枪淋弹雨的手办!前辈如果不嫌弃的话我转送给前辈吧,反正他的意思好像也是让我代交……”徐景熙低头拉开拉链,却发现包里乱成一堆。
 找得到才见鬼。
 郑轩拉住他,摇摇头:“不用急,回寝室找到再给我也可以。”
 徐景熙认真地点点头,跟着郑轩找到寝室后去训练室报道。

 有时徐景熙会想,回忆这些事情究竟有什么用呢?不过是尘封的记忆里一段美好的过往,残酷的现实里其实什么也没有。
 他又在为郑轩不甘什么呢?他是黄金一代,经历过蓝雨最辉煌的第六赛季,也经历过蓝雨最低谷的第八赛季,他是中坚,他不是第一弹药,可他是蓝雨战队某种意义上值得依赖的第一弹药。他不像于锋那样期待真正的核心,但他又是蓝雨某种意义上不可或缺的核心。
 不如为自己想想,自己进入联盟这么久又为蓝雨做过什么?为什么反倒不为自己感到不甘?
 自己这个治疗虽然没有像兴欣那样出太大差错,但论坛里的偏激粉把自己骂成什么样自己不清楚吗?自己打成什么样自己不清楚吗?
 徐景熙想到这里,头就又开始疼了起来。

 但他还是停不住他回忆的脚步。
 他被很多人指责过,大都记不太清楚了。但唯一一次被郑轩骂,徐景熙记得很清楚。

 一向准时的徐景熙居然还没回战队。
 住他家附近的宋晓倒是到了。宋晓下午出门时去他家敲了门,没人,他想着可能徐景熙可能出门了就直接回来。没想到人也没在战队。
 直到下午快吃饭了也没来,宋晓有点急了——这人该不会出事了吧?打电话也不接,qq也不上。就拜托住徐景熙隔壁的郑轩去看一下寝室里有没有人,可能下午回来睡觉睡过头了。
 然后郑轩拉开门,没睡醒的他懒洋洋的走到徐景熙寝室门口,发现里面灯亮着,敲门,没人回应,去楼下后勤处拿了钥匙打开,看见卷成一团在床上睡觉的徐景熙。
 郑轩觉得不对劲——房间的空调根本没开热的要死。走到床边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总结出了一个问题:某徐姓男子正在发高烧。
 郑轩气不打一处来,边收拾徐景熙边开骂。
 “徐景熙,你他妈的是傻子吗?自己发烧了不知道去医院待在宿舍干什么!”郑轩赶快把被子掀开,扶起已经烧得糊涂的徐景熙,给他把放在床边的衣服套上,说着就要把他背去医院。
 徐景熙被郑轩的动作吵醒,睁开眼睛看着色感度明显高了一倍的世界。郑轩推开门,怕撞着徐景熙的头,自己倒着出去顺便锁门。感觉到徐景熙醒了,郑轩也不知道他听见了没有,重复了一遍:“我问你为什么不去医院?”
 “去什么医院……一会儿就会好的……你放我下来……”徐景熙有气无力的回答他。
 “你是想在21岁这年把整个生命献给荣耀吗!”郑轩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愤怒。
 夏日广州的空气潮湿又闷热,可郑轩不敢开车载空调——怕凉着徐景熙。他把窗子放下来,衣服早因为汗水黏在身上,额头上也已经有一层细密的汗珠。与此同时,徐景熙在后排缩成一团,拿着刚刚出门随手扯的毯子裹在身上,窗子也没开。
 车中一度尴尬。
 “没有……”徐景熙这个时候才回答郑轩刚刚的问题,“一直都是这样子的……没必要这样紧张得去医院吧,人又多……”
 他看向窗外,华灯初上,车来车往,人声鼎沸。又因为郑轩开着窗,他可以很清楚听见车辆发动机和人说话的声音交杂在一起的吵闹——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徐景熙有点困,他揉揉眼睛躺了下去。
 “那就可以连命也不要了?”
 徐景熙有点生气,觉得郑轩说话不太吉利:“什么命不命的,你说话能不能好听点。”
 郑轩没出声,车内再次一度尴尬。
 等徐景熙迷迷糊糊地睡着时,仿佛不真切的听见郑轩说:“睡吧,到了我叫你。”
 后来他再醒过来就是在急诊大厅输液了,随即药中少量的镇定剂又使他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徐景熙深吸一口气站起来,走出备战室,站在选手通道上,用胳膊遮住眼睛。
 眼前的东西好像就和几年前高烧时看见的一样,为什么色感度突然高了这么多呢?
 然而并没有这么多的思考时间。
 “你又在干嘛?”郑轩从发布会现场走过来正好看到他这个模样,有点想笑。
 徐景熙听见声音把手放下来,有些惊慌失措。突然扯着他的衣角,也不回答他的问题。
 过了好久,他说:“郑轩,我饿了。”
 郑轩不想戳破他两小时前才吃完晚饭的事实,只好答应。然后他打开备战室的门,对还在里面的卢瀚文宋晓几个人交代了几句要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就走了。
 还是打完比赛喜欢去的那家小餐馆,一样的位置一样的菜——只是人马上要变了,以后这里的人可能不再是郑轩和徐景熙了,会是谁呢?
 他第一次来这里就有想过,如果郑轩退役,能陪他大晚上出来宣泄情绪,能和他一起在这里吹天吹地吹空气的人又有谁。不会有人愿意听别人说自己的负能量,听多了甚至会烦。这个世界上属于自己的树洞不多,对徐景熙来说郑轩就是一个。
 所以后来他发现郑轩无可替代,这个人只能是郑轩。
 “你能不能别老发呆啊,都七八年了,这个坏毛病怎么就改不掉?”郑轩伸出手弹了下徐景熙的脑门。
 “七年前你还是一个满口‘压力山大’的脑残少年呢。”
 “哦,这样子,原来我在你心中是这样的人。”
 “怎么?”徐景熙突然笑起来,“你要给我表演苦情戏?”
 郑轩跟着他笑,边笑边摇头,两人已经不再是十七八岁的小青年,没必要因为这种垃圾话闹个鸡飞狗跳。菜很快就端上来了,徐景熙又低头喝了几口碗里的冰粥,抬头看见郑轩握紧拳头向他伸出手。
 徐景熙嘴里含糊不清的问他:“干嘛?击掌?一辈子的好兄弟?”
 “手张开,有东西给你,退役的时候看。”
 徐景熙把手张开放在拳头底下,接住了从郑轩手心掉下来的纸团。

 “在这里,我想感谢蓝雨的前任队长喻文州以及以前到现在的队友,是他们包容了有各种缺点的我,我们蓝雨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能更加强大。谢谢,希望以后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徐景熙站起来向记者鞠躬,笑着走出了场馆。
 徐景熙拿出手机,用指纹解锁后熟练的拨通了那个没备注的电话号码。
 “喂,在哪里?啊我看见你了!站着别动!”徐景熙朝某个地方挥手,然后挂断电话跑到那人身旁。
 “还是去老地方?”
 “嗯。”

 今天天气不错,你人也不错。
 不如我们在一起吧。

————某种意义上的END



————某种意义上的花絮(划掉)想写七期(滚蛋
我们七期掀起惊涛骇浪(10人)
唐三打:我说孙翔是傻逼!不服扣1
飞刀剑:加个形容词“大”ok?
林暗草惊:不太好,加个形容词“超级大”
一叶之秋:1111111111111111111111傻逼唐昊
一叶之秋:这个群所有人都是傻逼。

 一叶之秋 已被管理员禁言一天
 一叶之秋 被群主授予头衔 七期傻王

冬虫夏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灵魂语者:那个啥……
花繁似锦:噗
卡西本:哈哈哈哈哈哈翔翔
灵魂语者:我想给大家说件事……
唐三打:不听滚
鬼迷神疑:不听滚
半透明:不听滚
飞刀剑:不听滚
冬虫夏草:不听滚
灵魂语者:我脱单了……
林暗草惊:呵呵

 灵魂语者 已被管理员移除出该群
 灵魂语者 加入了群

唐三打:给你个机会叙述脱单的过程
唐三打:如果说得不好听我就拉黑你和你的车干
鬼迷神疑:请让我来说!
飞刀剑:闭嘴三木,说
花繁似锦:说!!!!!!!
灵魂语者:就……郑轩两年前给我写了张纸条让我退役后……嗯。
鬼迷神疑:你居然和郑轩脱单?我一直以为你和宋晓……我在蓝雨怎么没看出这庙里关系这么复杂
花繁似锦:什么东西!郑轩给你表白了,啊?????
花繁似锦:我就知道你们有一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快如实招来!!!
花繁似锦:不过现在是不是有点晚啊???
飞刀剑:楼上目测于锋
花繁似锦:不过我给你说郑轩有次为了你偷偷在房间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冬虫夏草:这么刺激??快818
唐三打:这个小远非常ooc,0分

 灵魂语者 被群主授予头衔 烧死fff

灵魂语者:于锋,私聊。

END

七期番外小剧场全文点这里


总感觉于锋才是真正知道内幕的人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