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花不是凉爽的花

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

立海日常play[9]

接立8
祝蜜柑酱生日快乐!!
虽然有很多想说的但难以表达,就用这个!来!表达啦!
手机没法排版,下次排版估计是八月份x
另外,看完不要找我掐架,谢谢x



P2晚上做噩梦都梦见了什么
♪幸村精市的场合
今天又是一个愉快的夜晚,幸村在家里翻着数学书正在准备明早的考试,这时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亮起了光芒,幸村看了一眼后本来准备无视,结果一眼之中看见了重要的消息然后吓得差点没叫爹。
柳莲二:明早数学改考化学,下午英语改考数学,明天取消训练。
……
为什么啊?我数学书都快看完了!


但立海的三巨头是什么也不会害怕的,毕竟学习好,明天考什么又怎样呵呵,反正我都在年级名列前茅。
幸村把化学笔记本拿出来随便翻了下,又抬头看了下墙上的钟,哦原来快到睡觉时间了,那就不看了吧我得去睡觉了。
第二天在考场遇见真田和他打招呼,真田给幸村打气说他一定能行,幸村说我化学只是比起其他科目来少那么几分,又不是完全不会。
他的意思就是他的其他科如果是100分那他的化学就是99.99吧,真田想。
不行我一定要遏止他这种不好的思想,他的化学是-99.99啊!正准备说的时候打铃了两人打了招呼分别进了考场。
真田有点担心,好像想说的完全没有说出口。
幸村那个自信啊,结果拿到卷子他就懵了,他不知道他这辈子学过化学没有。
为什么和平时做的东西完全就不一样,他感觉自己和被灭了五感一样痛苦。
简单来说就是以前学校作业是1+1=?
今天考试是1258×2544-535+555×666=?
幸村安慰自己,大家肯定都不会。
考完又遇见真田,和他讨论了下这次考试的难度。
“我觉得超简单啊,比学校作业还简单。”
……
?????
你等一下???


幸村头上全是汗,他伸手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手机短信,无提醒,又看了一眼Line群,上面留下的是仁王对明天要考数学这件事十分不满疯狂轰炸柳生和柳给他讲题的聊天记录。
呵呵,我们立海绝无死角,我的考试。
定考前五。

——
♪切原赤也的场合
切原终究是没有抢到那个游戏的首售,排在他前面的那个是最后一个买到的,他看着别人幸福的表情内心十分不是滋味只想打人。
回到家收到柳发来的消息告诉他明天晚上他要过来帮他补习,切原更难过了,人生苦短却无法及时行乐,为什么你说说看为什么?为什么我要被学习所困啊?
切原心说我要勇敢的抗争。
还是先做作业吧,等我有知识了再说。


切原从书包里摸出了英语听写单,30个错19个,每个不对的要抄10遍,焦虑,太焦虑,190遍。
切原打开了英语书咬着笔头,思考了一下开始抄单词,发现有个单词他怎么都抄不对,他都快哭了,一世英名天才的我怎么连个单词都抄不对。
accommodation 住宿
气死他了,他第一遍抄的是accomodation,第二遍抄的是acommodation,第三遍抄的是acomodation,这还怎么抄请问一下,我还怎么学习,说好的要拿下高一年级第一名的我看样子只能拿下最后一名了。
我勇敢的抗争个鬼。
后来好不容易抄对了,他发现自己已经在考场上了,他自信满满自己一定能写对!
结果英语考了19分,现场改卷。


切原直接被吓得大叫了一声,本来趴在桌上然后突然坐直,发现自己的桌子上。
有一张空白的英语卷。
第一题是写住宿的英语单词。
老师和同学像看智障一样看着他,然后瞪了他一眼继续做题,切原不好意思的揉揉自己的海带毛,低头开始写。
我定是英语及格线上的那个人!


切原考了19分。
为什么就我没法逆转我的命运,切原微笑。

——
♪仁王雅治的场合
仁王明天要去cp18,于是从楼下拿了快递就准备回去试妆。明天要cosplay漩涡鸣人,他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比如说该怎么搓出螺旋丸,虽然这一点无关紧要,他的重点还是比较想找个二柱子和他一起,呸不对是宇智波佐助。
他本来约了柳生,可是柳生拒绝了,说:“不好意思哦仁王君,我站佐鸣。”
但我不知道你这个理由和拒绝我有什么联系,就像你说你不和我出去玩是因为你吃柳生仁,柳生我真的是越来越搞不懂你的逻辑了,仁王白了他一眼走了。


仁王回家撕开了快递袋,嗯嗯这个假发看起来质量挺不错的,柔顺丝滑不打结……我靠怎么是长头发,我看了假火影还是被卖了假货?
然后仁王抓起了一旁的快递单,看了一眼上面的物品名。
cos 漩涡鸣人 性转
你等一下???
仁王纠结了一下,换货的话是来不及了。他最终打开了装衣服的袋子,想了想要不要找姐姐借一下高跟鞋……
等一下姐姐会说我是变态的吧!
虽然平时也很喜欢cosplay但第一次穿女装……好吧这也算是欺诈师的一种历练了!
姐姐当机立断送了一双高跟鞋给他,看到穿着旗袍的仁王,姐姐觉得他生错了性别。
第二天仁王就这么穿着出去了,街坊邻居们都以为是他姐姐然后纷纷夸赞,仁王微笑点点头表示回礼,心想赶快到会场吧我快撑不住了,虽然是欺诈师可也经不住烈日的曝晒,还有高跟鞋好难走路啊。
然后在会场门口遇见了,柳生,穿着二柱子哦不宇智波佐助的衣服,上下打量着他。
仁王内心想骂人啊!
“哟,仁王君,喜欢我给你买的衣服吗?”
……我是文明人,文明人。
“看你买了以后,我和卖家商量了一下,说不小心买错了就退货重卖了,怎样,吃佐鸣吗?”
……柳生我看不出你是这种人啊,强行卖安利?
“快走吧,鸣人小姐。”柳生拉起他的手。
仁王今天意外的不想调戏他,真的,如果旁边有块板砖仁王分分钟就想砸死他。
他不是觉得自己穿女装一世英名被毁,他是觉得他被柳生玩弄于股掌之间。
太丢脸了。
这说出去怎么混啊。


仁王掀开被子从床上爬起来,去衣柜里拿出衣服再次确定衣服没有被掉包,叹了口气坐在床边看着挂起来很帅气很有气势的衣服。
呵呵,柳生比吕士。
明天我要是在场馆门口看到你,你就完蛋了。

——
♪丸井文太的场合
丸井觉得烦死了,他想用网球杀死仁王,原因是因为柳生和仁王在部里每天互吹,他超级生气。
“柳生,周末出去吗?”
“不去,仁王君如此美貌,cp18是出性转鸣人吗?”
“啧,不是,柳生一表人才,出佐助呗。”
于是丸井拿出手机给冰帝的慈郎发短信说这周末到东京来玩,慈郎超级高兴的给了凤说,凤给了宍户说,宍户给了向日说,向日给了忍足说,忍足给了迹部说。
总之全冰帝都差不多知道。
然后丸井去冰帝的训练场旁边等慈郎一起去,周围的人指指点点,丸井就很奇怪,我这么有名,你们都不认识我还是觉得我来敌校打探情报??
可是我也没兴趣打探情报啊我又不是柳。
在被第三次指指点点后,丸井拉着坐在台阶上擦汗的日吉问:“为什么他们都对我指指点点,我做错了什么吗?”
下一任,不对,上一任初中部部长对他说:“哦,你不是要请我们每人吃一份蛋糕吗,大家都说你是聚聚要赞扬你。”
“啊?我什么时候说的?”丸井陷入沉思。
“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有说哦!”凤正好下场替换日吉时回答了他这个问题。
“我什么时候打电话来说过?”
“你打电话来说你要来,不久以后又打了一个来说的啊……”凤努力回想着。


我靠。
仁王雅治?
你居然敢玩到我头上去了?


然后丸井哈哈一笑,摸摸后脑勺,“完全没问题!走!刷卡!”
哇冰帝一共300人的网球部欢呼,迹部大手一挥大家开始收拾东西准备集体包场那家蛋糕店,丸井终于懂猴子山大王这个名字不是浪得虚名。
“那那那我可不可以吃两块!丸丸你真好!”慈郎在队伍最前面指着自己对丸井说。
“吃!”
后来?
丸井就被留在蛋糕店打工了呗。


丸井从梦中惊醒,看了看坐在旁边的仁王回答着英语老头的提问,完美,坐下,转头转着笔看着他,“哟,醒了?”
懒得理他,丸井从桌箱里拿出手机开始翻通话记录,还好还好只有一条,我还是不会破产,我还是最有钱的人。
等等,我没钱。
我还是没钱。
呜呜。




感谢看到最后!
问一句要把1-9做一个超链接在每一篇的开头吗要好找一些!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