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花不是凉爽的花

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

可以说这一段是我很喜欢的一段了


林方呜呜呜(((̨̡‾᷄ᗣ‾᷅)̧̢))


——  


总决赛他肯定是在观众席上笑着看着在台上闪闪发光的方锐大大的!!!


看,这就是我家方锐大大,厉害吧!


—— 


    队中原本的王牌选手,队长林敬言因为年龄状态下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上赛季在全明星周末上被唐昊以下克上硬生生击败,个人声望更是下跌了不少,连在自家战队里的威信也是一天不如一天,赵禹哲对他们这位队长的尊敬就只是表面上的敷衍,心里可是从没服气过。


    至于队中另一位全明星的选手方锐,水平当然是不低的,角色鬼迷神疑也被誉为荣耀第一贼。但问题是,方锐是猥琐流的代表人物,风格除了猥琐,就是更猥琐。猥琐流是比较偏锋的打法,支持者很多,讨厌的人也很多。把这样的选手树立为王牌,那意味着在赢得一部分玩家支持的同时肯定要损失掉一部分。


——


    犯罪组合是他们心中呼啸的象征,而现在,拆散这一组合,就好像百花没有了繁花血景,虚空没有了双鬼,蓝雨没有了剑与诅咒一般,总让人万分的不适应。 


—— 


     “我们兴欣,一来可以发挥你丰富的转型经验。”叶修说。


    “滚滚滚,谁丰富的转型经验了?”方锐说。


    “你先是气功师,然后呼啸将你挖去,本来是看好你练流氓未来接老林的班的,结果不知怎么你又转攻盗贼和他搭挡了。前后转了三个职业,还说没有丰富的转型经验?”叶修说。


——


    “练着呐?”林敬言却没过去坐,凑过去看兴欣训练。


    “有没有素质,偷看训练啊?”叶修终于抬头,鄙夷了林敬言一眼。


    “这是偷看吗?”林敬言没理,固执地看下去。


    结果方锐正好一个操作失误。


    “哈哈,感觉到来自背后的压力了吗?”林敬言笑道。


    方锐转身,朝林敬言竖了两个中指。


    “转型的不错嘛!”林敬言却在此时收起了玩笑的口气,认真地说了一句。


    “还好吧!”方锐说。


    两人随即沉默。


    昔日队友,第一流氓和第一盗贼,鼎鼎有名的犯罪组合,却先后被队伍遗弃。走得再体面,恐怕也无法弥补他们失落的心情。现如今,一个去霸图坚持发挥已经所剩不多的光芒。另一个却来到了初生的兴欣战队,转型职业为战队补强。虽然已非队友,但他们拼博的目标却依旧相同。接下来,他们就将在场上对决,那个共同的目标,现在已经无法并肩去夺取,注定将会有一个人失落。


——


    林敬言、方锐,昔日的犯罪组合,他们已不是组合,也不是队友,但是,却一起站在了那个圈外。


——


    这……昔日犯罪组合,是方锐的盗贼和林敬言的流氓。会以此命名,主要是因为二人的职业。一个盗贼,一个流氓,那不是犯罪分子是什么?


——


    “那我也去刷一下吧!”叶修起身。


    “需要我也去吗老大?”包子跳起来。


    “随便啊!”叶修无所谓。


    “走着。”包子跟上了。


    “我也去我也去。”方锐也凑热闹。


    “无聊。”魏琛对这些家伙表示了一下鄙视,再其他人都是安份的主,自然是不凑这热闹的。


    三人出了门,这两队的备战室通常不是隔壁就是门对门,不大会陈果就听到外边通道里响起了叶修的声音:“开门,我来了!”


    那口气,好像是到了自己家似的,熟得不行。


    霸图备战室的门开了,没人邀请呢,叶修自己就进去了,身后还带了两个。


    “还是主队的备战室环境好啊!”叶修感慨着,“温度多少啊?我们那有点冷。”说完就看墙上中央空调的控制器,很娴熟地操作了两下。


    “你来干嘛?”韩文清在一旁问道。


    “礼尚往来,打个招呼嘛!”叶修说。


    “老林。”方锐也在和他的老搭档林敬言打招呼。


    “第一流氓林敬言!”包子叫道。


    林敬言顿时很高兴,这个名头很久没有人安到他头上了,兴欣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看起来很会聊天嘛!


    “兴欣的二货们已经来啦!”正这时,备战室门又被推开,一人冲了进来。


    “背后说人,素质呢?”叶修回头,冲进来的人是张佳乐。


    “哟,来了。”张佳乐没事人一样。


    “刚才那瓶矿泉水是你丢的吧!”叶修说。


    “什么矿泉水?”张佳乐茫然。


    “别装,我看那手法完全就是你扔的雷。”叶修说。


    “胡说八道什么呢?”张佳乐说。


    “比赛里教训你。”叶修说着,就往外走了。


    “教训你!”包子临出门的时候,很凶悍地又朝张佳乐恐吓了一下。


    “兴欣的家伙……真是莫名其妙啊!”张佳乐目送这两入离开了。


    “真是你扔的矿泉水?”结果霸图自家入居然也问上了。显然这发生不久的事,霸图选手们就都已经飞快听说了。


    “我哪有那么幼稚!”张佳乐说着,“不过就只是水吗?怎么不装点颜料啊油漆什么的?让兴欣那帮家伙花花绿绿出场啊,哈哈哈。”


    “多大仇啊!”有人感慨着。


    “呀!”张佳乐吓了一跳,“怎么还有一个。”


    “一直还有一个啊……”林敬言无语。方锐过来和他聊了几句,张佳乐进来就见叶修和包子,居然没留意到兴欣这还有个伏兵。


    “再来兴欣的话,可能会有颜料啊油漆什么等你呢!”方锐对张佳乐说道。


    “多大仇啊!”张佳乐说。


    “谁说不是呢?”方锐笑笑,“走了啊!”朝众人招呼了声,离开。


    “靠,下次去真要当心,兴欣那些猥琐没下限的,我看真做得出。”张佳乐看方锐离开后,说道。


——


     “咳!”林敬言看到张佳乐扭头看了过来,连忙咳嗽了一声,抬手推了推眼镜,掩饰神情。


    “你什么时候近视了?”他这边对应的正好是方锐。方锐虽然没他们这些人这么早,但和林敬言当年是搭档啊,那熟悉程度自然又不一样了。


    “平光的。”林敬言又推了推眼镜后说。


    “扮斯文啊?”方锐说。


    “还不错吧!”林敬言看起来对自己这新装饰挺满意。结果就听方锐后边传来一句:“你可是流氓啊,哪有流氓戴眼镜扮斯文的?“


——


    林敬言,冷暗雷。


    林敬言一边走,一边看着电子大屏幕的名字,然后,在vs的那一端,方锐,气功师。海无量。


    林敬言忽然笑了笑。


    他们这哥俩,命运还真是类似啊!方锐的名字后边。现在可也不换了一个名字,而且连职业的名字都不一样,林敬言现在不只是看着冷暗雷有些不自在,连同看这个对手名串,也觉得非常不顺眼。


    方锐,盗贼,鬼迷神疑。


    恍恍惚惚的,眼皮里似乎就会出现这样的字眼。


    林敬言摇了摇头。自己这得有多怀旧?


——


    然后,堡前堡后,又是这样的节奏。只是这一次,两位选手的选择终于有了点新意。


    不走门,不爬墙。


    林敬言的冷暗雷从堡后逆时针绕行,方锐的海无量从堡前逆时针绕行。


    然后。冷暗雷到了堡前,海无量到了堡后。然后两人操作角色走门,小心翼翼。


    观众各种无语。


    这位昔日的搭档,都成对手了,比赛的意思还是同调的吗?你绕我也绕,你逆时针我也逆时针,然后你走门,我也走门……


    然后就见两人的角色在古堡那蹑手蹑脚的劲,看起来都各种吻合。


    观众们无奈了,就等着两人相遇吧!


    结果这两人像是约好了我们不碰头一般,在古堡一层里走了整整一分钟,愣是连各自的人影都没看到。


    然后两人似乎都累了,两个角色各蹲在角落里像是在休息。


    公共频道在这时候派上用场了。


    “喂,你在不在古堡啊?”方锐问道。


    “在啊!”林敬言回答,没有反问,方锐这样问已经说明他是在古堡的。


    “你怎么开的局?”方锐赤裸裸地问。


    “绕背。”林敬言赤裸裸地答。


    季后赛,你死我活的对决,两人居然聊得如此坦然,好像是一场日常训练赛中的互相沟通似的。


    “妈的。”方锐这时骂了一句。裁判立即跳出,黄牌警告。这种字眼是不允许出现的。


    林敬言顿时心下了解,不用问,方锐肯定也是绕了背,然后两人等于进行了换位,然后类似的思路和回避策略展开搜索,然后就是你避开了我,我也避开了你,都在打转,却愣是撞不到。


    “继续!”林敬言决心解开目前的困局。两人对对方的思路和习惯都是无比了解的,那么在预判上,只走一步,那肯定是不够的,因为对方同样会走一步的预判,于是到最后就是谁也不能把谁怎么样的结果。


    冷暗雷在角落里起身,率先开始行动。林敬言换位思考,设想着方锐接下来会怎么做,然后用更深远的意识来制定行动。


    两个角色又转了起来。


    然后又是一分钟过去了,这次两人再没让人大家失望,古堡一层环状的楼梯口,两人的角色相遇了。相遇的丝毫不突兀,相遇的是那么的自然,好像是一开始两人就约好了,然后就按着各自的步调,最终在这里相遇了。


    终于可以打了。观众们都在想着。


    两人却都在发愣。


    居然在这里撞上了?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们还是同调了。在意识到对方对自己的了解,进一步加深判断后,两人,最后还是走上一样深度的决断。


    “xx!”方锐自己上马塞克,打了个“xx”发出去。


    裁判嘴角抽搐了一下,xx不犯规,但是他看着这个xx,却无比鲜明地看到“妈的”两个字。方锐没说脏话,却把脏话的意念完整地传达了出来。


——


    观众再次看得张大嘴合不上了。


    你俩这是战斗呢?还是搞配合呢?


    攻击,闪避,全都像是串好了似的,你打不中我。也没打中你,然后来来回回的,不像是战斗,像是在跳舞。


    “咳!”半分钟后,林敬言在频道里发了个字,冷暗雷的攻势有所停顿。同步的,方锐的海无量也缓了缓手。


    两人都意识到问题所在。


    虽然是好友。但是这是季后赛,两人都是负责任的职业选手,都希望帮助己队争取到胜利。所以他们用心揣摩着昔日的搭档,希望将这份了解化为武器。结果,两人了解的程度差不多,最后做出的判断也差不多。了解没有成为武器,反倒将两人之间的威胁全都给化解了。


    就好像是两人间的那份默契,在阻挠他们二人发生战斗一般。


    这种感觉并不幸福。


    默契曾是他们引以自豪的东西,但是现在,却成了他们比赛的妨碍。要完成比赛,要获取胜利。他们要比的,是看谁能更加残酷利落地摆脱这份默契,这份象征着他们昔日一切的默契。


    又是三秒的停顿,然后,再动手!


    就在楼梯边上,流氓的小手段,气功师的念气,开始了碰撞。


    两人的角色开始中招。


    你拍我一掌,我掀你一砖。


    战斗很激烈,可是在有水准的人看来,却又有些粗鄙不堪。


    这是一场需要了解两人背景才能完全看懂的比赛。粗鄙,因为两人默契,因为他们都对对方的精妙了解于胸,那种手段,反而会变得不管用。


    而像现在,没什么技术含量的一击,往往却能收获到奇效。


    默契不再是相互的扶持,相互的辅助,而是阴谋、陷阱、圈套……


——


    心中纵有多少不忍,最后站在场上的也只能有一个。


    方锐,气功师,海无量。


    最终,电子大屏幕上留下的名字是这一个。林敬言,流氓,冷暗雷,随着角色在比赛中倒下,名字终于黯淡下去。


    现场呼号,为方锐,为兴欣的胜利叫好。


    场边的职业选手们,却纷纷站起身来鼓掌。为这一场,单纯从技术角度来说,可能并不精彩更不经典的比赛鼓掌。


    为两位选手昔日的默契,为两位选手追求胜利的决绝。


    他们都有一颗永远在跳动着的冠军的心,这份心,永远值得骄傲。


——


    望着赛场另一端兴欣的比赛席,林敬言很遗憾这是擂台赛,方锐没有办法在彻底完成比赛前从比赛席里出来,他倒是很想借这次机会给方锐送上祝福,他不知道两人是不是还有这样在场上相对的机会。


    默默又注视了那边一会,林敬言走下赛场,祝福,最后只能留于心中。


    加油吧!我的朋友!


——


    霸图还能做出拦截的,只有林敬言的冷暗雷了。但是这时,转播中的小屏幕一直锁定的海无量,也有了动作,他锁定了冷暗雷,抢步冲了出来。


    林敬言了解方锐,方锐又何常不了解林敬言呢?这样的对手之间,只能是不断地互相抢占先机。


——


    砖袭!


    林敬言的冷暗雷连忙一砖飞出,敲向君莫笑的后脑。


    啪!


    谁想半空中突然横出一个角色,海无量。方锐的海无量,此时突然横跳至这半空,一掌推出,竟然就这样将这记砖袭给攻击招架拍落了!


    这不只需要精准的操作,更需要提前预判。若不是对林敬言熟悉之极的方锐,恐怕没有多少人可以做到这一点。


——


    当天晚上是轮回和微草的第二轮比赛,这两队中最终的胜者,将是总决赛的最终对手。但是到了看比赛的地方,陈果愣了。叶修说要看这场比赛,但是可没说是和霸图战队一起看……


    马上就要决一死战的两伙人,现在还要这么聚在一起,不觉得别扭吗?


    陈果就觉得有些不自在,说话都小心翼翼的,再看兴欣这边,新人们都有些不自然,也就叶修他们这帮有经验的神态自若,尤其方锐,和他的老搭档林敬言聊得相当开心。


——


    韩文清就算经验无比丰富吧,也不至于掐自己死穴掐得这么一步到位吧?


    “老林你出卖我啊!!”频道里突然跳出来自方锐的一句话。


    所有人愣,而后反应过来,这老林,指的是林敬言吧?


    林敬言是相当熟悉方锐的,就算方锐职业转型,对他最了解的也依然是林敬言。而林敬言了解,当然也就意味着霸图了解,现在的他可不再是方锐的队友,而是对手。


    是的,是对手。


——


    大漠孤烟的拳头已经砸到了海无量的面前。未取消的念龙波已被强行打断。海无量的身形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飘出,视角却还凝望着那个引诱他多做操作的身影,事实上不用看这时他已经可以肯定这是谁了。


    林敬言,无论从性格风格还是技术上都无比了解他的林敬言,也只有他,在那一时刻,能用一个站位让方锐瞬间放弃技能取消的决定。


    方锐已是一个经验十分丰富的选手,但是姜,总是越老越辣。


——


    众职业高手们对方锐倒是有信心,可见这些年真是没少被这家伙给猥琐。但是在又具体观看了一会战斗后,大家却都意识到,今天的方锐,想靠他的猥琐来脱身,有一个迄今为止他大概从来没有面对过的障碍。今天围击他的选手中,有一个人叫林敬言。


    最了解他,最熟悉他的林敬言,今天,是他的对手。


——


    脱身了?


    一块板砖正拍到了海无量面前。


    林敬言,冷暗雷。


    在攻击中完全不如那两个拳法家显眼,可是每当海无量突然抓住机会搞出动作制造出空当时。林敬言却总会让他的冷暗雷准时高效地封堵这一空当。


    不到片刻的功夫,这就已经是第三次。


    不到片刻的功夫,海无量的生命就已经下去了有三分之一。


    因为林敬言的存在,韩文清和宋奇英可以放开手脚只是攻击,因为防范方锐脱逃的事,已经完全交给了林敬言。否则的话,韩文清和宋奇英双人包夹,怎么不至于片刻间就被方锐抢出三次空当,全都是因为二人完全不在意这一点的缘故,因为这一部分的工作。他们完全交给了林敬言。


    在擂台赛时林敬言是致使霸图落后最直接最主要的那一位,可是现在,他却依然得到霸图选手毫无保留的信任。


    第四次!


    转眼他已是第四次成功拦截到了方锐。


    方锐心里已有些焦躁。此时他连说点垃圾话的功夫都没有,三人合击,两个都是贴身战的强悍职业拳法家,他哪里还有空闲去打字。一开始还觉得两个蠢货真是好容易就摆脱,但是两次摆脱两次被林敬言的冷暗雷拦下后。方锐却已经知道那两位不是在犯蠢。


    想脱身,真正的对手不是那两位,而是自己的这位老搭档啊!


    自己转型职业,这一年来利用着对手对“气功师方锐”的陌生感,不知占了多少便宜。可是眼前的这位老搭档,即使自己职业转型之后。却也还是能跟上自己的思路和节奏。


    想摆脱他,自己必须再有突破,必须再有之前从来没有过的表现。


    方锐忽然不急于脱身了。忽然在三人的攻击中开始了防守闪避,开始了尽可能存活的打法。


——


    唐柔和罗辑的救援已经来临,但方锐还是试图改变当下的局面。


    可是霸图根本不上他的当,哪怕他假意改变节奏,让霸图以为他的态度有所转变,但是霸图的态度却不变。


    真是一帮死脑筋啊!!


    没有空暇打字的方锐只能在心里狂吐槽,对于霸图的耿直十分不满。他哪里知道,其实就在他改变节奏改变态度后,是林敬言立即在霸图频道里发出消息:“不理”。


    他的意图,终究还是被林敬言完全识破。


    职业转型后的方锐,林敬言再怎样,其实也不像了解以前的盗贼方锐那样了解他的技术特点和节奏。但是,林敬言了解方锐的心理,很多时候,他意识到的并不是方锐会怎样做,而是直接意识到方锐想怎样做。他看到的不是方锐的方法,他看到的是方锐的意图。再协同两位队友对方锐的掣肘和逼迫,让他的判断更加精准。


    改变态度没能得逞的方锐,只好再做调整。


    软的不行,那就只好来硬的了!


    方锐心下一狠,扔掉猥琐,突然硬闯试试。


    就在这时,兴欣的团队频道里跳出消息:林。


    消息来自于叶修,跟着,炮火飞至。


    苏沐橙的沐雨橙风,突然向这端施加了火力压制,顷刻间,炮如雨下!


    来得好!


    方锐心中兴奋的大叫,这种久旱逢甘露的感觉,让他差点激动地哭出来。


——


    拦山虎!


    双月牙!


    伤疤之痛!


    那个已被淘汰,但却是林敬言昔日象征的唐三打技巧却在此时再度施展,再次绽放着光茫。


    海无量被击倒,海无量被交错的仿佛两记月牙般的光芒划中,海无量被挂上了伤疤,进入了出血状态。


    海无量被彻彻底底地拦截。


    方锐发愣,他真的一点都没想到林敬言可以做到这种地步,他以为他足够了解林敬言,他以为在方才,那个螺旋气冲就已经可以突破林敬言的极限,可以将他击飞,或是逼他退到一旁。


    但是,没有!


    林敬言用最正面的方式闪过了这记螺旋气冲,用他那古老到被淘汰的陈旧技巧反击了他。


    方锐想正面突破,但是最终,他被林敬言从正面击倒。


    方锐忽然发现,他所熟悉的林敬言,或许只是一部分。这个林敬言昔日的招牌技巧,在他眼中竟然是这么的陌生。


——


    “人生没有完美,很不幸我没有拿过冠军,但是从呼啸到霸图,我的身边一直都有最优秀的队友,是荣耀让我遇见了你们,我要说的是,能玩到荣耀,能成为一名荣耀的职业选手,这就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


    “今天我先一步离开这片赛场,但我不会离开荣耀,永远不会,我还会一直注视着你们,祝你们能实现你们的理想。”


    “在最后,我要祝福所有人,和荣耀相关的所有人。是荣耀将我们串联在了一起,这将是我们必生的荣耀!”


——


    兴欣出来了。


    他们派出了三位代表。


    叶修、方锐、罗辑。


    很好!这人选让记者们有点激动,霸图离开,已恢复正常状态的他们立即察觉到这当中的话题。先不问兴欣本身,已有人站起来问道:“请问,你们知道林敬言就在刚刚宣传退役了吗?”


    问题出,所有人望向方锐,这位和林敬言合作多年的呼啸搭档。


    方锐也在沉默着。他和林敬言相识倒是不如叶修久,但是第五赛季出道的他,初出茅庐就来到了林敬言的身边,是林敬言看着他成长,而后他们又成了著名的一对搭档,再到第八、第九赛季后各奔东西。


    林敬言对他而言,亦师亦友,如果要让方锐选一个他在联盟中最尊敬的选手,他会毫不犹豫会投林敬言一票。即便林敬言并不是这个圈中最优秀的。


    而现在,他已离开。


    已有多年职业经验的方锐并不是从来没有意识到过这一天,只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会以这样的方式目睹林敬言离开。


    他原以为两人会并肩战斗到某一天时,林敬言忽然笑着说自己打不动了,而后在自己的嘲讽中也依然不改主意,就那样微笑着说了再见。


    于是今天,他看到了。


    林敬言在微笑,他向所有人道别,但是,却是在一场被方锐代表的战队击败之后……


    微笑之下隐藏的黯然,有多少人能感受到?


    方锐知道,林敬言一定还是很希望能得一次冠军的。特别特别希望。


    但是最终葬送他这希望的。却是自己和兴欣。


    他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因为他已经选择了离开。


    祝你们好运。


    他把祝福留给了所有人,这当中当然也包括方锐。


——


    但是这样的祝福会让人感觉到治愈吗?至少方锐不会。他已经没办法在看下去,那一刻他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兴欣的备战室。


    她望着方锐不知说了个什么就要离开备战室,没有人上去阻拦,就连还在高兴的新人们这时也意识到此时备战室里不全是这样的气氛了,他们也安静下来,看着方锐离开了备战室,而后,看到记者招待会上,林敬言和三位霸图队友告别拥抱,谢幕退场。


    呃……


    有脑筋快一点的,已经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方锐从备战室里出去了,而林敬言从记者招待会那边退下来了,那这两人,不是要在通道中相遇了?


    备战室里瞬间安静下来,连电视机都不知被谁选择了静音模式,仿佛会打扰到通道中这二人交流似的。谁也不动,谁也不出声,直至备战室的门再被推开。


    “该我们了。”方锐站在门口,平静地招呼着。


    于是叶修和罗辑,兴欣早安排好要参加记者招待会的两人走出了备战室。通道里,他们看到了林敬言,朝着他们笑了笑,而后又拍了拍方锐,没有再回霸图的备战室,只是沿着这条最终将通向赛场外的通道,一直走了下去。


    “我们走。”叶修没有再目送下去,只是招呼了一声,兴欣三位走出了通道,走向了记者招待会。


——


    “请问,你们知道林敬言就在刚刚宣传退役了吗?”


    记者已经抛出了他们的第一个问题。


    “知道。”叶修点了点头。


    “能每一个谈一下吗?”记者着重强调了每一个,显然对于叶修来回答这个问题并不感冒,他们想听的是方锐的感想。


    方锐没有回避,主动扶过了话筒,于是叶修也没有抢话,如记者心愿的,等方锐去谈他的感想。


    “祝他好运。”方锐扶过话筒,说了四个字。


    大家静悄悄地,继续等。但是,就没有然后了,方锐只是说了这四个字,对他搭档多年,亦师亦友,最后却被他亲手葬送毕生期待的林敬言,他竟然只说了这么四个字。


    “没有了吗?”记者们不死心,他们希望听到更加感人肺腑的感想。


    “没有了。”方锐却摇了摇头,微笑着,仿佛林敬言一样。所想到的,所要说的,在通道中遇到林敬言时就已经说过了,对方锐而言这就已经足够,毫无向这些记者转述的必要。


    再然后,就是祝他好运,祝他,只是他。


——


    但是现场,非常不引人注意的一个遥远角落,甚至都不是座位,却有一人站在那里,看着比赛,默默地看出了这个“3”的意思。如果有人这时能不顾紧张的比赛回头看上一眼,看清这个人,大概马上都可以认出,这是在之前半决赛后刚刚宣布退役的选手,林敬言。


    呼啸战队的林敬言,霸图战队的林敬言,无论身在何队,哪怕是退役,他也是最了解方锐的人。


——


    结束了……


    好像真的一点比赛的状态也没有了。


    自己已经用尽了一切了,可是为什么,还是这么不甘心呢?


    什么努力了就不会再有遗憾,这种话根本就是骗人的吧?自己还想继续努力下去,还有团队赛没有打啊!


    毛巾是冰凉的,但方锐却觉得自己的眼睛被捂的有些发热。


    叮叮叮……


    忽然传来手机短信的提示音,方锐听得出是自己的,他实在没有什么心情去看,可队员就在一旁,方锐到底还是不想让大家意识到他太反常。团队赛他是打不了了,但是不能上场,和没有派他上场,这种区别还是挺大的。


    方锐一手摘下毛巾的时候顺势抹了一把脸,另一手已经抄起了手机。


    “还没有结束,比赛没有,你也没有。”


    林敬言。


    这家伙……


    方锐愣了愣。他没有立即去找林敬言在哪,因为他知道这家伙即使是已经退役,但也不可能就此让荣耀离开他的视线,这场比赛,无论他身处世界的哪一个角落,他都一定会看到。


    但是,仅此而已。


    因为对他而言,才是真正的告别了这一切,对他而言,才是真正的已经结束。


    自己实在没有理由,谈什么“结束”啊!


    因为比赛还在继续,而自己的职业生涯,也还会继续。


——


    “干得漂亮!”方锐狠狠地称赞着,赞自己,也赞自己的队友。与此同时,他也想到了自己昔日的搭档,在季后赛第二轮后彻底告别了职业赛场的林敬言。


    看到了吗老林?我,总冠军!


——


    “需要严肃批评的,是之后两位上场选手,两个人,却没有拿下对方一人?尤其是第三顺位出场的守擂大将方锐,战队花这么多钱把你弄来,是让你当废物点心的吗?连个王杰希都搞不定?”叶修斥责着。


    当中“连王杰希都搞不定”的说话口气,真是震耳欲聋啊!从王杰希进入职业联盟,记者们就没听到过这样的句式。


“是是是。”一边的方锐一脸羞愧地忏悔着,“我有错,我没能集中精神打好比赛,王杰希这种,我起码应该一个打他十个。”


    “有点过啊!”叶修说。


    “八个?”方锐说。


    “嗯。”叶修点头。


——


    方锐此时心下也很憋屈。上一轮赛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叶修对他有过废物点心的吐槽,虽然知道那只是个夸张的玩笑话,但是,就从上轮开始,方锐就知道他的节奏已经被人摸透了。王杰希面前,他没有找到半分获胜的机会,而本场比赛,贺铭,和王杰希相比差距显然的选手,却也让他如此难堪。


——


    苏沐橙笑了笑,扭过头去望着回位置的莫凡叫着:“输得有点可惜啊,怎么打那么急啊?”


    莫凡站住,回过头来,目光没在苏沐橙身上,却是望向了方锐。


    “赶时间。”莫凡说。


    众人愣。


    “你个废物点心,找死吧你就,还不快点跪下!!”叶修戳方锐的脑袋。


    “我的错,我的错。”方锐痛哭流涕状,其他人又好气,又好笑,这个沟通问题,真的是大问题啊!


——


    程思嫣准备和方锐联系,这之前顺手又是开了微博,结果却是目瞪口呆,微博上,因为方锐那条微博已经彻底欢脱了。


    程思嫣各种分析推理,猜想方锐可能是想离开,但是却还需要更多的材料,因为她是一个新闻工作者。但是一般人哪里需要这操守?他们做出程思嫣这样的猜想后,当然就会大大方方就说出来的,而后就是八卦。


    比较不同的是,现在正在进行不负责任八卦的人中,有大量的职业选手。


    “什么情况?”这种比较老实平常的,来自于方锐的前队友林敬言。作为昔日搭档,两人场下私交也很好,这时自然比较关切。


    但是更多的,还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犀利吐槽。


    “怎么了猥琐方,你的猥琐终于让呼啸都忍无可忍准备把你干掉了吗?”和方锐同期的选手,虚空吴羽策发来并不怎么亲切的问候。


    “方锐前辈的风格,和目前的呼啸确实不是很搭呢!”轮回江波涛直接引用了吴羽策的发言做出评论。虽和方锐的资历只差一年,却还是对方锐以前辈相称。


    “呼啸的高频率高节奏,局限了猥琐流的发挥空间。”霸图张新杰的点评,各种专业,一句到位以后,就不再多说一个字了。


    “切,说那么多干嘛啊!”黄少天表示,但是,他可不是只这么一句感慨。为了突破微博140字的字数限制对他的封印,黄少天不过是以此为题,在下边,则附上了一篇长微博来展示他的才华。


    程思嫣下意识地点开了,而后就见占篇幅三分之一的惊叹号极其冲击力的展示在了她的面前,程思嫣扫了几行,就淡定地把这长微博收起了,垃圾话是没有必要看的。而黄少天那句“切,说那么多干嘛啊”真是怎么看怎么碍眼。


    上到大神,下到新秀,加入到这一点评的职业选手还有很多,点评完了,还有互相的回复转发和讨论,程思嫣当然关注了所有有微博的职业选手的,结果此时就被这些职业选手给联手刷屏了。而且数量还在不断增长,显然这些家伙一早上起来上网看到方锐微博后顿时就来劲了。职业选手那是什么手速啊?一秒过去就是几条新微博,程思嫣已经完全看不过来了。


    不过她还在坚持。


    这堆子职业选手的纯粹吐槽是没有什么价值的,程思嫣希望看到是不是有呼啸方面的人参与其中,一时间都忘了自己是准备一早就和当事人方锐直接联系的。结果就在不断刷新中,一条新微博赫然出现在了眼前。


    “没前途了,收拾东西,来兴欣吧!”


    微博发言人:叶修。


    程思嫣被惊呆了。至于为什么,看一看叶修的微博帐号就知道。叶修的微博帐号,是有过身份认证,建立得很久,数年积累,粉丝达千万。但是,微博关注,0;发微博数,0。


    也就是说,叶修的微博从申请开始,就根本没有使用过,他一直保持着神秘,不会以任何形式出现在公众面前。


    但是组起兴欣,征战挑战赛以来,叶修似乎开始不忌讳这一点了。接受过参访,参加过新闻发布会,这些都是他以前他绝对不会参加的。再到现在,连微博都开始动用了吗?


    一时间,程思嫣都顾不上去关心叶修写的内容了,顺手点看这条微博的评论,一堆人目瞪口呆,其中一半关切地表示是不是被盗号了……


    不过职业选手们,却已经开始飞快转着叶修的微博开始各种吐槽了,有关方锐的讨论瞬间冷掉了许多。这让程思嫣只有一种BOSS刷新的感觉,只有BOSS刷新,才会瞬间遭到集火不是吗?


    “我勒个去,这是谁啊让我看看!”虚空李轩,抢到了吐槽首杀。


    “老叶也会玩微博?学了多久?其实是沐橙吧?沐橙我看到你了!”楚云秀第二个上。


    结果她到是很快得到了回复,苏沐橙转发评论她的微博:“我在这里呢!”


    “叶修大大苦守了这么多年的微博首发就这样献给了方锐大大,真爱不解释。”雷霆战队的戴妍琦生猛地对叶修都进行了调戏,顿时引起一波强烈关注。


    “真相了……”


    “犀利了……”


    “转够一万遍,真爱会被实现,大家转起……”


    “泥马真爱实现了,兴欣又多一个全明星?”


    话题突然一下子回归正题,大家猛然间意识到,这个问题很严重。大家一直都觉得兴欣草根,兴欣新建,弱弱弱。但是现在,有叶修,有苏沐橙,全明星选手就已经两个了,如果方锐再真去,三全明星阵容,放眼联盟有几家这样的队伍?就算角色差些,又有谁敢以弱队视之?


    “相比起兴欣,微草才是最佳的选择。”乱七八糟的吐槽中不见身影的王杰希,这时候突然间冒泡了。


    “微博还有位置吗?不如来我们雷霆。”肖时钦说。


    “来我们虚空吧,虚空需要一些下限。”李轩表示,不过他这一条还是带吐槽的,看得出只是凑个趣,拉人恐怕没有多少真心实意。方锐是一个不错的选手,但也不能说看着好就抢回家,抢回来也得有用才行。抢回来当摆设的,你愿意抢,方锐还未必愿意去呢!



    程思嫣这时已经完全目瞪口呆了,到现在为止,有关方锐依然只是“变天了,累感不爱”这七个字,但这微博上,怎么就开始硝烟滚滚的拉人大战了呢?这当中虽有一些就是凑热闹吐槽的,但是确实有一些队伍,是可以给方锐一个稳定的席位的。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