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花不是凉爽的花

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

说纽带

#北京卷方王
#等以后改,先存着

方士谦是一个纯北京爷们,入联盟时间早,口无遮拦,和队员们完全就是张口乱开玩笑,不管不顾。
他一直觉得自己是擅长和别人搞好关系的那一类人,直到他遇到了王杰希。
关于和王杰希的故事,他要说三天三夜。
哦,他最近学到一个词,叫纽带,于是特别别扭的给王杰希说:“我告诉你月老给我们牵了几条纽带。”
王杰希停下手中的动作,转头挑眉看着他:“什么东西,不是红线吗?”
“不,为了体现我文学素养极高,请叫它纽带好吗?”方士谦满脸自豪。
王杰希正打着荣耀,懒得理他:“好好好,随你。”


和王杰希的第一条纽带,是结仇。
第二赛季就开始为微草战队效力的方士谦,对林杰的那种崇拜,众队友都看在眼里。
简单点来说就是“如果方士谦是个妹子他可以把他的下半辈子的幸福都交给林杰如果林杰愿意的话”。
然而,事与愿违,当方士谦决心追随林杰去干翻如日中天的嘉世时,林杰宣布退役并将核心队长地位传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训练营新人。
最气的是这个新人眼睛还不一样大!真是有辱我方士谦的审美观念!
方士谦才没心情管他四年以后会不会被这句话打脸呢,总之他现在就是看他不顺眼了,你方哥我就是要弄死你。


呵呵,社会你方哥,人狠话不多。


第三赛季,王杰希以变幻莫测的魔术师打法打破新人墙。
第五赛季,为了队伍的和谐发展,将魔术师打法留在梦中,开始学会和队伍配合,微草拿下总冠军。
但在此中间,第四赛季,却是王杰希最痛苦最迷茫的时刻。
他是强,没错,他强到对方不知道怎么才能看破他的魔术师打法。可他也弱,他在团队赛中完全脱离节奏,治疗拉不住辅助拉不住,队友被一一击破只留他一人在场,惨败。
第四赛季季后赛,王不留行再次离开队伍,其余四人不敌繁花血景纷纷败下阵来。当方士谦看到血条迅速清空,已经于事无补了,大骂一声“我靠”,气愤地把双手砸在键盘上。
等回到备战室准备新闻发布会的时候,他不顾队友的劝阻直接把正在关门的王杰希抵在门上,看见对方冷静深邃的眼神,方士谦心中的怒火更加猛烈,双手握成拳头,举起右手的拳头对准王杰希的脸。
“王杰希,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纽带,什么叫团结?”
“如果你不知道,那请你退出团队赛。”
“你一个人能怎样?能成队吗?”
“请你不要辜负队长对你的期望!”
方士谦盯着他那双依然平静如水的眼睛,想看穿王杰希的内心——是羞愧呢还是被他吓到了。但他看不透,他把手放下,低着头盯着地板,他终究还是看不透王杰希究竟在想什么。
王杰希也不像是会把想法说出口的人,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方士谦,他也不推开方士谦,就把手抱在胸前等他这样站着。
备战室沉默了整整两分钟,没有人开口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队长和副队长不和?他们知道。但不知道居然这么严重,差点大打出手。
直到外面工作人员的声音伴随着敲门声响起,“微草的各位,新闻发布会就要开始了。”王杰希才推开方士谦,拉开门,一个人走了出去。


王杰希改变打法也没有和谁商量。
他本来就是年纪轻轻就当上队长,比起方士谦来说队员们对他当然是尊敬和佩服更多一些。他根本不需要和谁讨论,他自己就可以做出决断。
所以说微草的纽带在何处?这是第二天电竞之家的报纸头条,文章详细分析了微草目前团队战的脱节状态十分严重,这是导致他们失败的主要原因。
报纸一大早就被送到了队中,众人都是默默看了一语不发。
但方士谦这人啊,就特别讨厌,故意拿着报纸抖出沙沙的声音,还故意大声说着:“哎哟快看快看,别人都知道我们团队赛的问题,我们却看不出来啊!那句诗怎么说来着……是不是‘只缘身在此山中’来着?”
训练室里没人敢说话,都悄悄看了一眼王杰希的表情,如大家所料他没有表情也没有回应,只是盯着电脑继续训练。
装什么装啊?方士谦就不明白了,这种怪人能被钦点当上队长,林杰当时真的没有发烧?
他表示方哥这辈子都绝不发烧,方哥脑子好用着呢。


和王杰希的第二条纽带,是和好。
方士谦最近开始打心底里佩服这个话不多但是说出来的话句句掷地有声的大小眼了。
当然不是喜欢他,是佩服!佩!服!
他终于用纽带连上了微草的每个人,包括他自己,这样的改变本身就是有牺牲的。
一个队伍的团结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就够的,你再有特点又能怎么样,一根筷子易折断,一把筷子难折断,纽带对于一个队伍来说就是很重要的东西。方士谦知道王杰希不是不懂这个道理,但他就是想说给王杰希听。
因为这样显得他很厉害,很有前辈的风范。


王杰希端着一杯茶,就这么一言不发地躺在床上听他在那里扯,至于他的内心有没有波动这个问题我们就不深究了。


第六赛季他们与冠军失之交臂,队中不无一人扼腕叹息。王杰希没有和队员说一句话,就从选手通道走出去了,孤独的背影让队员们心疼。
队长牺牲了这么多,获得亚军肯定很不开心吧?
不其实王杰希只是不想听旁边黄少天对喻文州的炫耀般的垃圾话,他好烦,他真的烦死了,他要赶快离开这里,他怕他坚持不住撸起袖子去揍他。
方士谦拍拍邓复升,指指王杰希又指指自己,然后竖起了大拇指,示意自己要去追王杰希。
邓复升吧……他……
没看懂。


但他又绝不能告诉方士谦他没看懂。


但还是点点头,把微草的队员们集中一下,和喻文州商量一下走他们的选手通道,到场馆门口去坐车回酒店。
“怎么?你有什么事?”王杰希一个人走在黑暗又狭窄的选手通道中,听见急促的脚步声,回头,看到方士谦正逆光追过来。
“没什么事。”方士谦一惊,停下脚步,升出双手慢慢向王杰希走过去,“小队长,打得不错,但是明年的冠军会是我们。”
王杰希点点头,但不太懂他的动作什么意思,他问:“你这是干嘛?”
“前辈我给你一个怀抱哭出你心中不甘的情绪。”
“……”王杰希皱着眉头看了方士谦的双手,视线又从下转移到他的脸上,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吃错药了。
于是他转头就走,他怀疑这个人疯了。
“你的配合很完美,可是蓝雨比我们更强。不过像我这种暴力输出奶明年会让他们毫无还手之力,我开守护天使,先打爆喻文州,干翻黄少天,让他们连碰我们一根指头的能力都没有……哎你等等我啊!”
方士谦沉浸在自己的梦里,一个人讲得很开心,讲到陶醉处突然睁眼发现王杰希已经走远了,赶紧闭嘴追了上去。两个人身高差不多,方士谦把右手搭在对方肩上,王杰希抖了一下但也没拒绝,随便他吧。
这样亲密的动作导致所有稍微有点资历的微草队员看两人的表情都不太对。


什么意思啊这是?不是听说微草正副队有上辈子的情仇吗?这是化解了吗?
方士谦空出来的左手向大家挥挥,“去去去,上车,我和队长感情好着呢。”
是好着呢,好得当年差点打起来,呵呵。


第七赛季,微草再遇百花,重回冠军之座,现场的大屏幕上一遍遍回放着刚刚团队战的视频。
只要有王不留行在的地方,冬虫夏草必会紧随其后。
你以为你一波打掉了王杰希30%的血你就成功了?不不不马上一道大治愈术扔在王不留行的身上。
你以为你拦住了飞刀剑就可以虐他了?不不不马上王不留行就会骑着扫把前来揍你。
你以为你要以命换命弄死使君子了?不不不马上冬虫夏草不仅会奶他而且你马上会被王不留行一扫把扫走。
张佳乐那个气啊,这叫什么事儿啊?
看见王杰希和方士谦共同举起冠军奖杯时,微草队员那兴奋的表情让他有一点难受。
但他突然发现王杰希是板着脸的。
等待媒体拍完照后,王杰希虽然云淡风轻的走了,可方士谦把奖杯扔到邓复升怀里马上就追了上去。


邓复升说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状态,虽然这次还是看不懂。


后面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只知道发布会上方士谦宣布退役,他们队长那个脸色可以说是相当不好看,眼睛都一样大了。
大家都说“微草正副队的感情真是好啊”,只有王杰希一个人知道自己内心的情绪。
相当不甘。


和王杰希的第三条纽带,是被黄少天挖掘出来的。
蓝雨要和微草打友谊赛,这种事情两队内部自然要互相交流,黄少天奉喻文州之命给王杰希打电话,打了十几个都不接,黄少天那个急啊,找卢瀚文直接拨通了刘小别的电话。
袁柏清接的。
“喂薄情儿,大眼呢?”黄少天第一次说这么少的话袁柏清觉得他可能是个假人。
“队长请假回家了……好像师父生病了吧?”
黄少天快速的思考了一下,袁柏清的师父,是治疗之神方士谦吧……
方士谦??!!


方士谦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当年自己话说得好狠,立了好多flag哦。
不过正是这么狠,他才会注意到自己吧。


正在高烧的他被王杰希强行从家里带到医院来,他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进人满为患的走廊,找了处空位随意的坐下。
王杰希站着,靠在他旁边的墙上,又好气又好笑的对他说:“你治疗之神啊,把自己弄成这样,发高烧也不会来医院看?”然后从衣服口袋中摸出手机,看到黄少天十几个未接来电,正准备回拨过去。
方士谦抬头看向王杰希白皙的手背,又看了看王杰希的右眼,王杰希感到有一束奇怪的目光望向他这边,于是把手机先收了起来,问他:“干什么?”
“杰希,我们之间的纽带是从第五赛季开始的吧?”
王杰希没听懂,他觉得方士谦可能是烧糊涂了,又开始说胡话,没理他。但方士谦突然拉着他的手摇来摇去,嘴里念叨着“杰希杰希杰希”,像个小孩子一样,只得哄着他。
“是啊,士谦乖。”
方士谦现在突然宁愿自己一辈子烧下去。
以前说过的话都当屁放好了。

评论(3)

热度(54)